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54808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山西太原的大狱纪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海易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少尉 帖子:1691 积分:1596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7-23 2:15:00
八 看新犯人服水土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11-3 18:46:00 [只看该作者]

  第二天一早,老崔乖乖地洗马桶擦地,而我,起床后自豪地张罗着打被垛,一切秩序井然。


  放茅时,鬼子六和这个号侃两句和那个号侃两句,俨然大油模样,听人说他刚进来时,王勇怕日后收拾不住他,服水土时可是颇下了番功夫,全号子人都上,能用的招全使,可把他整得“斯文扫地”抬不起头来。而今天,他总算混出头了,虽然他不是头铺,但从他言谈举止上能感觉到,不是他鬼子六当不上,而是他把头铺大度地让给了别人,气焰咄咄逼人哪!


  阿飞应该能感觉到,但他什么也没说,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责、权、利都是相对应的,头铺睡的地方宽,别人家里送来的东西由他分配,但他也要相应承担一些诸如找炮之类的义务——毕竟这是重中之重啊!全号子都已旱了很长时间了。


  阿飞托六圪旦联系他那个在六院跑号的同案,希望能给送来两包黑玉蝶抽抽,黑玉蝶无过滤嘴,劲大,一根烟可以分开卷四小炮或三大炮,社会上仅卖五毛钱一包,可以说物美价廉,颇受犯人用户的好评。


  我隐隐感觉到,好象哪儿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