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论坛-战友社区-战友论坛★★●【商务在线】●★★〓『学术园地』〓 → 『莲蓬鬼话』 [连载]《千门》-----讲述一个存在于你我身边的江湖

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2365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莲蓬鬼话』 [连载]《千门》-----讲述一个存在于你我身边的江湖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海易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少尉 帖子:1691 积分:1596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8-7-23 2: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3-29 22:19:00 [只看该作者]

  老者没有理会一旁的关啸,只是看着远处的列车沉默不语。
  
  关啸好半天后才仗着胆子低声问道:“师父刚才为何不留住他?”
  
  “留他干什么请他吃饭?”老者仍然目视远方。
  
  关啸楞了一下后道:“可他坏了我们的计划!”
  
  老者冷哼一声后道:“是你先扯鹰爪子进来的?”
  
  “是!”关啸在这个老者的面前异常的老实。
  
  老者瞪了关啸一眼后道:“好一手两面照,幸好千门八将中只有他一人在此,要是火反二将也在,恐怕我盗门就要栽跟头了!”
  
  关啸惊讶的问道:“难道连您也斗不过千门火将?”
  
  老者长叹一声道:“千门恐怕以后要有两个火将了!你知道方才对手切你颈动脉的一刀叫什么吗?”
  
  关啸想起刚才那一刀不仅也有些后怕,若不是刚才师父丁八用合金丝缠住了高阳的手腕,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横尸在地了。见关啸不语丁八继续说道:“那是柳七的刀法。是柳七的第四刀。”
  
  关啸当然听说过柳七,同样也听说过被江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柳门七刀。虽然自己方才差点死在高阳的刀下但毕竟自己也苦学了十几年,寒暑不误。当下有些不服的说道:“我方才也是有些大意了,想他乃千门主将,即使会些手段,也高明不到那里去,能切断我的手丝也不过是因为刀好罢了。谁知他竟然学了那些杀手的野把式!”
  
  丁八侧目看他道:“野把式?柳七在江湖横行百余年,没有人见过他出过第七刀。见过他第六刀的人也都已经是死人了!不过从这个千门后辈逃开的身形来看。他应该应该有寒疾在身,以他的身体状况,能用出四刀就已经不错了。”
  
  “师父,您说高阳是怎么看出我在陈玉琢的玉佩上做了手脚的呢?”关啸到现在还有些迷糊。
  
  丁八道:“他不是看出来的,是想出来的!”
  
  原来昨日关啸在于陈玉琢的打斗中,并不是仅仅顺去了陈玉琢全身的物件,他在归还的时候还将微型的窃听器安装在了陈玉琢佩戴的玉佩之上。没想到高阳竟然看破了自己的举动,最后用利用这个窃听器引关啸自己入局,要不是师父丁八来的及时,恐怕关啸此时还在和警察周旋呢。
  
  丁八来后不仅成功的破了高阳的两面照的千局,而且还将警察从蓬莱大酒店引到了火车站。当然他做这些的原因都是以为是高阳引鹰爪子进外八行的江湖之斗的。可自打老脸的是,到最后他才清楚,原来最先扯鹰的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徒弟。
  
  “上海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你跑一趟河南吧,晴丫头的事也改跟余老弟好好谈谈了。”
  
  上海市,边熊在办公室中对这电话暴跳如雷。
  
  “你们竟然让她自己上火车追踪下去了?你们三个大男人干什么吃的?”
  
  电话这头的石柱一脸冤枉的神情,可惜的是这不是可视电话,大队长并不能看到自己用面部肌肉的反抗。:“她根本都没有跟我们打招呼,我们四个是分开搜查的,等火车开了后我们才接到她的电话,那时火车早已经出战了。”
  
  边熊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你们不是去什么酒店查了嘛,最后怎么跑火车站去了?”
  
  “是一个服务员说,我们发现线索的那个房间的访客去了火车站的。”石柱如实回道;
  
  边熊道:“把剩下的事情留给当地警方吧,你们三个迅速赶下一班车,去接应亚男!”
  
  石柱挂断电话后对佟大为耸肩道:“别指望休假了,队长让我们去接应那位大小姐!”三人随后都很无奈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赵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高老弟?酒还没喝完呢谁让你扶我进来的?”赵义踢开被子翻身下地。
  
  “师父!高爷已经走了,走的时候让我跟您说,他下次来的时候会给您带好酒的,希望您在等他好酒这段时间,别去碰那些差酒,免得坏了胃口!”刚子推门进来后,一边为赵义叠被一边说道:
  
  “走了?啥时候走的?”赵义高声道:
  
  “昨晚!”
  
  等赵义穿戴整齐来到内院正厅之时,沈舒原和陈董二人都在正厅中坐着,那四位长年在这里打牌的老人也都坐在正厅当中。
  
  “大姐!高老弟走了!”赵义的进来后先跟在座的的几位都点头示意了一番后才张嘴跟沈舒原说起高阳的事情。
  
  沈舒原点头道:“我都知道了,今早陈先生都已经跟我说过了!”
  
  陈玉琢道:“幸好高门主看破了关啸的伎俩,要不然我天天带着贼耳朵……可就成罪人喽!”
  
  沈舒原示意赵义坐下后说道:“丁八是前辈,若是要抡起辈分来。比葛叔还高呢,关啸他无望在身,我们可以可以那样对待,但丁八亲自前来就一定要在各方面照顾周全了!”
  
  葛斩道:“你们这些事情自己处理就好了,我们老哥几个不想见他丁八爷,不必安排我们作陪了!”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