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237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公众为何要强赐季羡林国学大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公众为何要强赐季羡林国学大师  发帖心情 Post By:2009-7-13 10:28:00 [只看该作者]

7月11日晨,我国著名学者季羡林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辞世,享年98岁。

  虽然,无论是从季老实际的学术领域以及相应的学术成就、贡献,还是从季老自身生前对此的态度和心愿来看,“国学大师”都并不是一个恰当的头衔和称谓——关于前者,正如北大中文系教授温儒敏日前谈到的:“其实季老主要是研究印度学与古代印度文化、古代印度语言,并不是主要研究国学”,而关于后者,季老本人更是曾专门撰文、坚辞“国学大师”头衔:“我连‘国学小师’都不够,遑论‘大师’!”

  但所有这一切都并没有妨碍,今天人们仍然兀自坚定地将“国学大师”的头衔戴在季老头上,并以此为题,展开种种追思、缅怀活动。何以至此?除了少数个别人的无心误读之外,我想,恐怕更多的还是出自一种有意为之的态度,而所以有此态度,在我看来,也许见证了眼下这样两种与“国学”有关的、显得十分焦虑的社会情绪和心理。  

  其一,对真正国学大师稀缺、零落现状,备感焦虑忧切的社会情绪和心理。毫无疑问,当前,“国学”已成为一门声势极盛、趋之者众的显学,甚至越来越多地被赋予了像摆脱文化信仰危机、救赎民族国家自信的沉重使命。于是,诸如“读经”、“国学讲座”之类活动,蔚为大观、日渐热闹。但与这种热闹不相称的是,真正品学兼备、能被世所公认、并足以引领这一显学潮流的、名副其实的“国学大师”,却显得极为凋敝、似有实无;相反,滥竽充数、装腔作势的伪大师、假大师,倒是层出不穷、时有所闻。

  此种背景下,向来以学问精深、为人淳朴、品德高洁著称,并且在其学术领域无论国内国际均享有崇高声望和地位的季老,纵然国学并非其主要专业,纵然本人强烈反对,也一再被人们强赐“国学大师”的桂冠、以寄托其对大师的向往,无疑并不出人意表、难以理解。

  其二,对产生、滋养国学大师的学术土壤、生态环境日趋贫瘠、恶劣状况,极为焦虑不满的社会情绪和心理。不能不承认,在季羡林先生这一辈学人中,包括国学在内的各个学术领域,大师级学者的产生率均相当之高,如近年来先后辞世的便不可胜数——像钱钟书、李慎之、张岱年、费孝通、启功、王元化等等。在这一辈学人中,大师所以能如此辈出,除了他们各自内在的优异学术禀赋之外,无疑更离不开滋养了他们坚实学术根基、健全学术人格的那个时代的总体性学术生态环境。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老一辈学人、大师纷纷凋零、仙去,今天我们所属的这个时代,是否依然还葆有那份曾经孕育了季羡林等大师的学术土壤、生态环境?

  仅仅只须翻看一下日前中国科协发布的一份2008年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我们便能够得出完全否定的回答,该调查显示,“我国近半数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学术不端行为普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等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此外,“超过50%的科技工作者对学术不端行为持宽容态度”。

  一个甚至连学术底线——不抄袭剽窃、不弄虚作假都难以保证,大面积失守,进而被普遍宽容的学术环境之下,我们除了高山仰止、自惭于季羡林这样先辈的大师风范之外,还能拿什么去告慰他们,进而薪火相传、延续他们的学术遗愿?!

  作者:楚一民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9-7-13 10:29:00 [只看该作者]

跟贴:摘

 

读了汪忧草的置顶大作,俺觉得有句屁话要讲,就几句!

 
第一句:草先生在标题讲,大师是文化符号,俺不觉得,你读过他的书几本,你周围的人读过他的书几本?数得出来吗?!能!大师,研究的都是些死文字,对社会有什么实质用处!能否成为文化符号,不是你们几个人私下嘀咕几声,就能定下来的!当然,我更不能,俺学前班还没毕业!

 

第二句:当今文人缺少应有的不为那啥“三斗米”拆腰的精神,几时听过大师呼喊过,没有!套用一网友的话:我在这个土地上生活了快四十年,还是第一次听讲他,别跟俺讲他是文化国王,非俺这个草寇之辈能知道!既然,当今文人视大师为那啥塔顶端的国王,大师有没有教诲你的属下的行为,沦为权贵的工具,究竟在丢谁人的脸!

所以,季大师不能成为我们的文化符号,顶多他是当今道德沦丧的文人的符号!
 
 
就放这几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