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327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宜昌鬼事-----蛇从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1:00 [只看该作者]

  那丧妻的老汉,莫名其妙地给我来这这么一句,把我说的黄里希乎的,我有点晕。那老婆婆的姑娘是求着我帮忙,可老婆婆的老汉却没来由地说一句,不要帮。
  这些都罢了,可他们到底要我来干什么啊,我能干个什么啊,我除了看他们死去老妈的热闹,撞了次邪,什么都不会干啊。这家人估计都是疯子,疯就疯了,缠上我干嘛。
  老汉说了这句,站起身,走进屋里去了。
  这时候,这家人的子女,都从屋里走出来,跟我打个照面。跟我陆陆续续的打个招呼,我这下看清楚了,原来这家有三个子女——两个姑娘,一个儿子,都是中年人。儿媳妇也在,可是没看到女婿。
  那个喊我来的妇女是大姑娘,现在还是满脸愁容。小姑娘也有三十好几了,很有礼貌,忙不迭的说打扰我了,要我别见怪。儿子没什么话,却把我死死盯着,对我一看就有很深的敌意。我心里发憷:看来他蛮恨我,也是的,我深更半夜吃多了无事干,去打扰他母亲的坟墓,不恨我才怪呢。
  儿媳妇就有点奇怪了,她说的话都是不着边际的,净是什么招待不周哦、什么要常来玩哦、小伙子结了婚没有哦、来了要吃顿饭,酒要喝好哦。。。。。。满脸的谀献。
  如果说儿子的冷漠给我带来的是一点担忧。那儿媳妇的热情,却让我感到了强烈的惧意,我内心非常后悔,傻不楞登地到这家来了。
  我插个嘴,回忆一个小时候的经历,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对这家的儿媳妇如此报以惧怕的心理:
  我小时候,一次跟着老爹老妈走人家。是一个郊区的农户。房子很大,大人们凑在一起了,就打麻将。我就和这个主人家的小孩一起玩耍。我和那个小孩在屋里疯来疯去,不知怎么的,那小孩拿出了一盒痱子粉,朝我眼睛里洒,我躲开,却渗了点在眼睛里,很难受。然后,我趁那小孩不注意,也抓了一把痱子粉往他眼睛了揉去,这下就惹了麻烦,那小孩没有防备,被我揉了好多痱子粉进去。他疼的受不了,就死命的哭。把大人全都惊动。大人连忙带他去洗眼睛,我当时以为他的眼镜要瞎了,吓得六神无主,嘴里只是念叨:“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还好,痱子粉没有什么刺激性,小孩洗了眼镜,就安静了。大人们见没得什么事情,又回到桌子上去打牌。那个小孩的父亲还怕我老爹打我,劝说我老爹“没得事没得事,小孩子疯,蛮正常的。”
  我为这家人的通情达理,深深感动。
  没人跟我玩了,我就一个人无聊的坐在这家人的柴火堆子后面,逗他们家的狗子。
  这时候,我就听到那家人的女主人带着她的小孩,又在给她的小孩洗眼睛,边洗边问:“还疼不疼啊。”
  那小孩就说:“疼。”
  他们和我隔着个柴火堆子,其实很近,声音听的很仔细。
  那小孩估计洗眼睛的时候,还是很不舒服,又开始哭起来。
  这时候,我听到了那家女主人对我恶毒的诅咒:“这个短命的***,把你害成这样,没得良心的,小害人精。。。。。。心怎么这么狠。。。。。。”
  她边给小孩洗眼睛,边咒骂我。
  我不怪她,我当时非常内疚,所以被骂,我觉得是应该的。但听人在背后骂自己,心里总是不舒服,而且觉得怪怪的,甚至有点尴尬。
  我就尽量躲着那个女主人,生怕被她看见我了,逮住我臭骂。
  到了晚上,大人牌打够了,我们吃了饭。我老爹老妈就领着我回家。那家人就给我们送行。一直送到公路上。这时候,我经历人生第一次最伪善的事情。
  那个几小时前还恶毒诅咒我的女主人,此刻,彷佛已经完全忘却了我对她小孩的伤害,满脸堆积着笑容,和蔼极了,亲热的抓着我的胳膊,另一支手摸我的脸,“今天没玩好吧。。。。。。。不要紧。。。。。。。下个星期天再来玩。。。。。。。大妈再给你做嘎嘎吃。。。。。。。小家伙。。。。。。。看着就好乖哦。。。。。。”
  知道我那时候的感受吗?就一个字:
  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1:00 [只看该作者]

  我现在又有相同的感受了。和十几年前一摸一样的恐惧感又来了。甚至这家媳妇的脸,我都想当然的变成了,十几年前那张虚伪的表情。
  这家的媳妇绝对非常地恨我,我十分肯定。
  你们家老太婆又不是我害死的,我就是个看热闹的,这么恨我,犯得着吗!
  我还在自怨自艾,那家的幺姑娘突然开口说:“先别说了,吃饭吧。”
  我这时候才看见稻场上放的几张桌子,都陆陆续续端上菜肴,看来是流水席。我就奇怪了,他们家到底怎么了,还这么郑重,请客吃饭干嘛。
  我不敢多问,这时候,屋内走出来一个老人,穿着件老式布袍,衣服还是对襟的,脚上也是布鞋,山羊胡子已经全白,看着年纪不小,精神却好。那老者,看见我了,把我上下打量一番,冷冷的说:“来了啊。先吃饭。”随即邀请我一起上桌子。我被请到桌子上,背对着大门,面朝着山湾,紧挨着那个老者,做了个上席的位置。
  我见着老者年龄,比这家的老汉还大得多,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农村里,能坐上席的,一般是贵重的客人,或者是身份尊贵的辈分高的长辈。我看着老者应该就是这家的什么亲戚长辈。
  老者没有对我很客套,拿起筷子就夹菜,端杯子喝酒。坐在桌上的其他客人人都纷纷劝我喝酒,给我夹菜。真是纯朴好客,我好久没受到过这种待遇了。
  我处在这么个古怪尴尬的环境,很不是滋味,就想找点话题说一说,我小心翼翼地问老者:“在座的各位是不是都是这家的亲戚啊?”
  这只是一句很随意的问话。却跟炸雷一样,把众人都给说愣住。大家都不吃饭了,也不说话,面色凝重,静静地把我给看着。看得我内心发毛。
  还是那老者,把众人望了一遍,眼里闪烁着鄙视。他回答我很简短:“是的。”
  我还不知趣,出于礼貌。又向老者问道:“你儿是。。。。。。。”
  那老者却转开话题:“来,喝一口酒。”
  我把酒喝了,心里忐忑不安,处境尴尬。总想跟老者说点什么,一来是闲聊可以让自己放松些,一来我看能不能从谈话中探点口风出来。好让我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而不是老是胡乱猜测,这家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至少不能问他们的身份,我告诫自己,身份是他们的忌讳。刚才我一问他们的身份,只是问他们是不是死者的亲戚,他们都极大的反应。看来不能再问。
  我敬了老者一杯酒,酒劲一冲,也懒得跟他卖什么关子。直接问老者:“老师傅,今天摆酒席到底是为什么啊。”
  老者回答我道:“家里过白事撒。”
  “过白事?你们家又有人。。。。。。。去世了?”
  老者摇着头,手向这家人的大姑娘一指,“不是,今天是她妈重葬的日子。”
  重葬?是个什么意思。
  “今天是她妈去世的五七,闹的这么厉害,我们只能在今天把她请出来,重新埋。”
  “你们把棺材又从坟地里挖出来了?”
  “恩”老者点点头。继续吃菜。
  我把四周一看,果然是家里死人摆流水席的排场。我小腹一阵紧张,肌肉紧缩,好难受。
  “那遗体在。。。。。。。”
  老者说:“是的,就在堂屋里摆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2:00 [只看该作者]

  我的头皮一阵发炸,好像每个头发根都变成针,扎我的头皮发木。我忍不住回头往堂屋里瞄了一眼,果然就是白幡挂在那里,隐隐就能看到棺材的一角。这下看清楚了,堂屋里点了好多根蜡烛,围着屋内墙壁密密麻麻的放着白色蜡烛,灵台上也是。。。。。。只要不是走人过路的地方,全都是。这些蜡烛虽然都点着,但一点都不觉得屋里有光亮,还是阴森森的昏暗一片。
  竟然把死人从地下刨起来,又多这么多枝节,还给抬回家,再办一次丧事。他们在折腾个什么哦。
  我背对着大门,背后感觉一阵又一阵的凉意袭来,那里还有心情吃饭。刚好我夹了一块肥腊肉在筷子上,本来想大快朵颐,现在嚼在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
  我没了食欲,看着面前的群人饕餮,心里堵得慌。
  众人正吃的酒席。忽然就窜来了一个人,站在稻场的角上,对着众人大喊:“人是你们害死的,你们这几个化生子,忤逆不孝,连自己的亲妈都杀,你们现在遭报应了吧。。。。。”
  酒席上马上有几个年轻人扑上去把那个疯子压住,抓了几把土,堵他的嘴巴。那疯子拼命挣扎,“唔唔”几声,不知道那里这么大力气,挣脱了,吐干净嘴里的土,跳到稻草堆上,举着一个十字架,继续大喊:“是你们杀的,你们连妈都杀,都是没人性的,现在你们的妈要报复你们啦。”
  疯子就在那里胡言乱语的叫着,这家人的儿子冲到稻场下,对着疯子威胁道:“你个老子再瞎说,老子打死你。”疯子还在喊着:“你们不信主,都要下地狱。。。。。。”话没说完,被这家人的儿子用耙子从稻草堆上扫下来,一群人又冲上去把疯子给死死压住。找了个麻绳,把疯子给绑住。扔进猪栏屋去了。
  死去老婆婆的两个姑娘本来在给流水席操持酒菜,听到疯子的狂喊,大姑娘就在原处哇哇的哭,手上的盘子也掉在地上。幺姑娘在炒菜,也扔了锅铲,吼吼的哭起来,边哭边说话:
  “妈哦,这叫我怎么搞哦,都说是我不孝哦,是 我们 害死你哦,你还不如就把我收了算了哦,妈哦,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哦,这么冤枉,我真不如死了算了哦,我再狠心,也不会害你儿哦。。。。。。”
  幺姑娘嘴里哭着,眼睛却看着自己的哥哥。
  他哥哥,看到妹妹在看自己,嘴里又说着那些话,突然就一声大喊,骂他的妹妹:“你说你是冤枉,是个什么意思?你没害,那就是我害的妈是不是?”
  哥哥的媳妇在一旁尖叫,狠狠抽他男人的嘴巴,:“你在瞎说什么、你在瞎说什么。。。。。。”
  只有大姑娘一言不发,听到弟弟和妹妹说的这些黄昏话,急的浑身发抖,瘫在地下。
  那老者突然大喝:“你们在装个什么疯撒(宜昌方言:胡闹),都住嘴!”
  一顿酒席,被这疯子给抄了豁子(宜昌方言:捣乱)。饭也吃不下去了。
  我听了疯子的话,身上开始流着冷汗,不是冒冷汗,是流冷汗,淌淌地流,因为我心里想到一件事情:
  基督教的信徒,是绝对不会自杀的!
  想到这里,我无意识的往灵堂里扭头看去,堂屋里的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熄灭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2:00 [只看该作者]

  那老者见这个阵势,并没有像下辈人一样慌乱,招呼我,“别在稻场上了,我们到偏屋里去坐。”我现在就是不愿意看见那阴森的灵堂,最好是离得越远越好,连忙去了偏屋。
  我和老者进去了,旁人也要跟着进来,可老者说:“你们都在外面等着。”
  其实老者是个很直白的人,待我一坐定。一刻都不耽搁,也不饶弯子。直截了当的对我说:“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要接你来。”
  我不出声,就是脸上做出期待的表情。
   老者喝了一口茶,“其实你过来,不仅是在帮他们,也是在帮自己。”
   “这是为什么啊”我急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莫慌,听我说。”
  我都急死了,可这老头还在悠闲的吹杯子里飘在水面上的茶叶。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包括我,都不愿意告诉你身份,更别说自己的姓名。”
  “告诉我姓名有什么好忌讳的。那有这么邪!”我说道。
  “你不信啊,不信你到门外去,找个人问问他的名字,他们不跪下来求你才怪。”
  听老者说道这里,我恍然大悟:妈 的,原来这些人对我热情,不是客气。他们并不是尊敬我,这家人的儿子和媳妇也不是恨我,而是他们——怕我!奶奶 的!”
  我自己都已经被这群人的诡异场面吓的三魂出了七窍,那里有什么本事,让他们来怕我呢,而且他们怕我,生怕我知道他们的身份和名字。我知道以自己的智商,肯定是想不出缘由了。就安静下来,静等着老者的下文。
  老者没让我失望,说出了一段话,这话刚开头,我就瞠目结舌,太匪夷所思了。废话少说,我现在把和老者的对话大致回想出来吧,应该和他当年给我说的差别不大,毕竟这个事情对我刺激太深了——
  “今天是我堂侄媳妇(就是死者)的五七,也不用多跟你说了,我知道你看到了望老太爷,哦,那个胖子(这一句话,就把我给镇住了),你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你,你知道的东西,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我也知道。
  你仔细的告诉我打笳乐的情况。
  。。。。。。。
  哦,那个敲钹的是邓村的向豁子。
  。。。。。。
  吹唢呐的是黄金口的朱三憨子。
  。。。。。。。
  打平鼓的我倒是不认得。向豁子和朱三憨子笳乐打的是好啊,不管哪个屋里做丧事,都要请他们,连峡口那边的一个和尚庙做法事,都请他们帮忙。”
  听到这里,我彷佛找到了大救星,原来这老者认识在坟头上打笳乐的人,这么说来,不是我撞邪,看花眼了。而是实实在在有这几个打笳乐的人。我长出一口气,心里悬了几天的石头终于落地。
  我急忙对老者说:“那你告诉他们撒,说我没撞邪,跟这件事没得任何关系,不用我帮什么忙了。我看见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人,没撞邪。你们该过事(宜昌方言:泛指一切红白喜事)的过事,该埋人的埋人。我就先走了。”
  这时,那老者嘴角也露出那种诡异的微笑,我又看到这个怪笑了。我心里开始发毛。可这还没完,老者接着又说了一句,让我浑身的寒毛全部竖起。
  “向豁子和朱三憨子已经死了五十多年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2:00 [只看该作者]

  绕了一圈,原来我还是见到鬼了。我怕的厉害,安静的坐下。继续听着老者说话:
  “你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都怕你吗?”
  “为什么?”
  老者沉默一会,慢慢的说道:“ 你听说过邪煞没有?”
  我摇摇头。
  “你是从街上来的,怪不得不知道。”
   “到底什么是邪煞!”我大声喊道,我吓极了,可这老东西还在跟我卖关子。
  老者还是不紧不慢地说话:“我堂侄媳妇,是横死的,而且有怨气,所以死后,坟里有打笳乐的声音。如果五七不把她请出来,另外找坟地埋葬,过了百日,就会出邪煞。”
  “那又怎样?”
  “百日后,邪煞叫谁的名字,谁就会死。”
  “出邪煞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怀疑到时候该你叫。”
  “哈——”我一声冷笑,“我信了你,才是邪性呢。”
  “你算过命没有?”这老头子净给讲我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的八字怪。”
  我想起自己当初在学校和王八给自己算命,知道自己的八字缺两门,看来真有点邪门。这
  “墓地的时候,你看见的胖子就是望老太爷。”老者说道:“望老太爷选中你了。”
  “为什么选中我?”这句话一说,我自己就知道是废话,老者刚刚才说,我的八字古怪。
  我***没事去听个什么热闹啊。我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凑热闹了。
  “既然是我叫,那为什么你的堂侄孙女来找我,叫我来救他们一家,那是个什么意思?”
  老者说:“是我要她找你来的。”
  老者跟我说了这多话,透露这么多隐密的鬼事,这个事情的脉络,我渐渐地捋顺了。我他 妈的真是傻。我身上又开始流冷汗,感觉背心已经湿透。我颤巍巍的把那句话说出来:
  “他们怕我叫他们的名字?。。。。。。。”
  老者把我盯着,不说话。
  我猛地跳起来,站在地上,“你们不懂法律的吗?”
   “你多心了,小伙子,我堂侄媳妇死的当晚就报警了,警察还把她尸体拖到镇医院解剖了的。确定是自杀。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你把他们想的太恶了,犯法的事,他们那里敢做。其实他们怕你,比你怕他们厉害得多。”
  “那叫我来到底做什么?”
  “我有办法把这事给压下去,但要你来做。”
  我突然听到猪栏屋里那个疯子在狂叫:
  “主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2:00 [只看该作者]

  声音凄惨,听的人浑身不自在。
  想到我是被这家人连哄带骗的弄到这鬼地方来。心里有点不爽,赌气说道:“既然邪煞要报复,这都是你们的事情,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再说你把这事情说的这么玄乎,我还不一定信呢。”
  我扭头看门外,那些脸色紧张的群人,只有老婆婆的老汉,悠闲的坐在一旁抽烟。
  那老者不看我了,眉头狠狠的皱着,脸色很难看,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茶杯看,茶杯里的青油油毛尖一根一根竖着,密密麻麻。老者说话了:
  “你的自己的确不会有什么关系,你也可以但你想想,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墓地见到了阴司,如果真的再死人,你以后怎么办。所有人都会躲着你,害怕你,把你当成通阴的怪人。都会把你当牛屎一样恶心。”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大叫。我感受到了老者语言中的悲哀。但我还在死犟。
  “我今年八十七了,一直一个人住在山凹里,住了一辈子。有事的时候,他们都恭恭敬敬的请我帮忙,平时没事看见我了,比看到到鬼还怕,躲的飞快。。。。。。。你愿意这样过?”
  我眼前一阵眩晕,分明看见那个胖子(现在我知道他是望老太爷了),坐在这老者的身后,看着我笑。
  我明白老者的身份了。
  我手撑着下巴,呆呆的想了好久,对老者说:“你说,怎么搞?”
  “我的大侄孙姑娘说,她看见她妈死前,把一个金戒指吞到肚子里,可是警察尸检,没有找到那戒指。”
  “是不是警察给私自拿了?”我插的飞快。
  老者冷冷的说:“他们不敢。”
  老者继续说道:“你把那个戒指从我堂侄媳妇喉咙里掏出来,我们再另外找穴地安葬她,这事就结了。”
  我一听是这个事情,一泡热尿差点没撒在裤裆里。我跟老头子反驳:“警察解剖了都找不着,怎么还会在喉咙里!”
  “还在喉咙里,警察找不到,不见得你就摸不到。”
  我胃提到胸口上来了,蹲在地下,干呕。呕了一大滩清水在地下。我怎么能去干那么恐怖的事情,我绝对不去干,我打定主意,对老头子大声喊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干?非要拖上我?”
  “我自己能做,就不叫你来了,望老太爷看中的是你。”老者边说,边把他的两只袖口卷起,我看了他的小臂,吓的“啊”一声吼。
  老者的手和旁人一无二致,但仅限于手腕以上。他的是手臂,这哪里是手臂,就是两根桡骨,缠着几根血管,一点肌肉脂肪都没有。血管之所以没有掉落,只是因为骨头表面包着一层极薄的透明皮肤。
  我的双腿打颤,内心飞快的想着:我如果跟他走上相同的道路,是不是身体的某些部位会发生这同样的变化。
  我不寒而栗。心里权衡:和在尸体嘴里掏戒指相比,那件事更容易接受一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2:00 [只看该作者]

  灵堂里的蜡烛又被人重新点燃了,我注意到蜡烛的摆放,才发现摆的方位有规律,心想,若是王八在这里就好了,他懂奇门遁甲这一套。
  老者让人端了一盆水进来,烧了两张纸钱,把灰落在水盆里。嘴里叽咕几句,点点头。旁人就把停在堂屋正中的棺材盖打开。我不敢往棺材里看,面朝着棺材,眼睛闭着。我知道我现在很丢脸,但没办法,这个恐惧来自生理上,我克制不了。
  棺材盖一开,老婆婆的子女就一起扑到棺材沿上,嚎啕大哭,数落自己的不是,怠慢了母亲,让母亲死了都不安生。看着他们哭的凄惨模样,我觉得自己刚才怀疑他们的不孝,实在是无中生有。心里有点愧仄。
  我半闭着眼睛,一步一挪地移到棺材边,鼓起勇气,把眼睛睁开。心里想着“别怕别怕。。。。。。”
  可看到那老婆婆尸体,我还是一股凉意直窜到脚底,双腿就软了。老婆婆已经入土个把月。一个死了个把月的尸体,会变成什么样子,就算现在不是夏天,尸体也开始发抛(宜昌方言:浮胀)了。还好,我只看到尸体的脸,尸体的眼睛里的瞳孔已经变得很淡很淡,和眼白的颜色基本没什么差别。脸上全是土黑色的斑。嘴唇紧紧闭着,却夹了一截舌头伸在嘴外。舌头的颜色是紫色的。老婆婆是上吊死的,是不是吊死鬼都是舌头伸出的样子。我尽量让自己胡思乱想,让自己分神,免得太害怕。
  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老者示意我停一停,他咦了一声,轻轻把老婆婆头上的一缕白毛拨开。我这才看清楚,这缕白毛长在印堂的地方,可我刚才把他当做盖在尸体额头上的头发。老者想了想,然后叫人拿了剪子来,把那缕白毛剪了下来。收了起来。
  老者对我说:“别害怕,越怕越出事。”
  现在要我别怕,这不是在瞎说吗,我怎么能不害怕?
  老者把水盆里水浇了点在尸体的下巴和腮帮子上,接着用手揉尸体的腮帮子,揉着揉着,我就看见尸体的嘴渐渐张开,应该是揉松了下巴上的肌肉,把腮帮子紧绷的肌腱给松弛了。
  看着老婆婆黑洞洞的一张口,这嘴张开了,尸体的脸看起来比刚才诡异百倍。我一想到马上要把手伸进这个黑洞洞的嘴里,心里紧缩的厉害,甚至酸酸的,我的嘴角在抽搐,怎么都抑制不住。我听见了“科科。。。科科“的声音。过一会,才发现是自己的牙齿在敲。我想也好放弃,可是现在骑虎难下,我想着老者那双手臂,把夺门而逃的心思也免了。
  老者把事先准备好的艾蒿水,用嘴含了,喷在我的手上,从手肘开始喷,一直喷到手指尖,喷得很仔细,连续喷了几遍。
  老者不做什么法事了,所有人都不动了,都静静把我看着。
  该我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3:00 [只看该作者]

  你说我一个整天无屌 事的保安,安安心心地上个班,和营业员贫贫嘴,拿着工资吃吃喝喝,过的多好,怎么就吃饱了撑着,去听什么坟墓传出的笳乐。现在惹火上身了,我他 妈的怎么就这么贱,这下自作自受了吧。
  我一边骂着自己,侧着身子,斜靠着棺材,慢慢把手伸向老婆婆的那张嘴,手臂抖动得厉害,对不准尸体的嘴巴。慢慢的手指就触碰到尸体的嘴唇。我把头扭过,不敢再看尸体。脖子扬着,看着堂屋的橼子。
  “我激动的把冰箱的冷冻柜打开——整整两盒牛奶冰棒,已经全部冻好了,我开心地拿出来一盒,用力抽出一支,放在嘴里——味道真好啊。“少吃点,别拉肚子。”老妈在一旁警告我。我才不听呢,我要把这两盒牛奶冰棒一口气吃完。可是怎么啦,我的手冻在做冰棒的铝盒子上了。好凉好凉,凉的彻骨。”
  我幻想不下去了,因为我的手已经伸进了老婆婆的口里。我的手伸不下去,舌头太突出,把喉咙堵住。我只能把舌头往腮边推挤。
  “月光柔和,清风吹拂,我把袖子抱在怀里,袖子靠着我胸口,袖子的脸在月光的轻拂下,太漂亮了,漂亮的完美,特别是那嘴唇,红艳艳的嘴唇,微微的翘着。我把低下头,把嘴凑上去。两个人的唇,柔软的触碰,我快乐得头晕目眩。”
  手又探不下去了,喉咙太窄,死死的低着我的手背,颚骨生硬,压的我手生疼。“用力点!”老者在一旁大喝,把我从初吻的回忆中拉回。
  “我对捷说,“我没试过。。。。。。。”捷的表情羞涩又放荡。捷的身体白皙、光洁、柔软、青涩、火热、抽搐。。。。。。。”
  “哞——”我嘴里呜咽地发出一阵悲鸣般的痛苦叫喊。
  我的手腕被老婆婆的嘴巴咬住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3:00 [只看该作者]

  我蹦了起来,发狂地手臂甩着,可是是甩不掉,尸体的头颅还紧紧箍在我手臂上,随跟着我手臂的挥动摆来摆去。怎么一具尸体也有百把斤重,我吓极了,但也没能力甩掉尸体。倒是把尸体甩得在棺材里咚咚乱撞。
  老者向我喊:“莫动!莫动!”
  立刻有人把我胳膊摁住,老者捧住尸体的头颅,慢慢地往下扯。这个时间过得好漫长,我觉得自己要死了,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总算是手从尸体口里抽出来了,我马上向屋外跑去,只跑了几步,就浑身瘫软,摔在地下。有人扶我,被我推开。
  我哇的哭起来:“老子不干了,老子不干了。”我实在是吓的太狠了,顾不得什么,就是吼吼的哭,不愿意干下去。鼻涕眼泪糊了满脸。
  这时候,屋内的所有人,除了那个会走阴司的老者和死者的老汉,他人都齐齐的跪下,老婆婆的子女,竟然磕起头来。
  我还在极度的恐惧中,嘴里喊着我自己也听不懂的语言:“因某比米米索寞。。。。。。。尽归看目连。。。。。。。四散枝骨死绵。。。。。。。行短路。。。。。。”
  旁人见我说起胡话,也吓的不敢接近我。那老者,站到我面前,打了我两记耳光,才把我打清醒了,心神才安定。
  老者沉着脸说:“给他喝碗姜汤,放蜂糖。”
  喝了姜汤,我才把这口气给换过来。
  老者对我喝道:“叫你莫怕,你慌什么!”
  “你骗我,”我指着老者说:“这事没你说的这轻巧。你告诉我,你的手臂到底怎么变成这样的?”
  老者沉默了,又说道:“不管怎样,你还是要把这事做完,你不能停了,不然更惨。望老太爷已经被惊动了。你必须把那东西殴(宜昌方言:掏)出来。”
  老者给了我一块东西,让我含着,是个恶心的植物茎块,含在嘴里一股很冲的怪味。却让人的头脑很清醒。又让人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内心的害怕减弱了点。
  我再次鼓足勇气,走到棺材旁,把手犹豫地喂向尸体嘴巴。死就死吧,过了这关,我这辈子都不去招惹这些邪事了。
  老者拿出两根银针,分别在尸体的耳根下,扎进去一根。对我说:“不会再阖上了。”
  这次手往喉咙里探得顺利多了。尸体喉咙冷冰冰的,而且干涩。我也不敢再胡思乱想些开心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里突然坚定,就想快点把那戒指掏出来。
  我的手指尖,突然触到一个硬东西,我兴奋起来,“我摸到啦。”
  “快把他殴出来!”老者很紧张。
  我的指头关节一勾,触碰那个金属东西的面积更多。可是,那个东西还是邪性啊。我把老者看着,是不是又被他给骗了,或者是这老狗 日的根本就是一直在骗我。
  我手指感觉到的东西很坚硬,而且有棱有角,边缘处刮得我手指疼。
  戒指应该都是圆润光滑的表面啊。怎么会这样!
  我顾不了这么多了,手又往喉咙里伸了一小截,两根指头夹到了那金属玩意。
  老者急切的问我:“捏到没有?”
  “捏到了。。。。。。。哎哎。。。。。。。怎么回事?”我喊道:“那东西会跑!”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4:00 [只看该作者]

  那金属东西竟然在我的手中挣扎,挣脱了我的手指,向食道的深处钻去。我心横了,猛的把手往里面杵进一截,手肘没入尸体的口中。
  我一把将那金属怪东西给抓住,牢牢握在手中,无论那鬼东西是什么,我也不放松。我也能肯定,那鬼东西不是戒指。因为它还在我手心里挣动,硌得我手心一阵一阵的疼。那东西是活的。
  我现在没那么害怕了。
  当我手把那鬼东西捏住的时候,我就不再怕了,恐惧来源于未知,但我现在什么已经都明白。我的确有走阴司的潜能。
  我看见靠近门槛的那个十几岁的小孩,站在稻场上对老婆婆说:“我学费掉了,不敢跟我妈讲。”老婆婆说:“你要相信耶稣哦,要多少钱。”
  王波伢子,你这个小日白佬。我下意识地抑制住说话的冲动,现在绝对我不能出声。
  我开始把手臂从尸体口中拔出。
  眼睛慢慢扫过众人。
  我看见了周老二的媳妇对老婆婆说:“我打麻将把钱输了,你儿借点钱我去买点饲料,我把鸡蛋卖了就还你。。。。。。”
  向春,你卖鸡蛋的钱呢?我差点脱口而出,随即把牙关咬住。
  “我儿子生病了,差点钱打针。。。。。。。”
  你也是骗子 ,望开贵。
  还有望开喜,还有胡桂花,还有黎保伢子。。。。。。。。
  他们现在都在灵堂,齐齐的跪在我面前。我把他们一一看过。他们看见我的模样,都吓的发抖,向春的还尖声乞求:“大妈,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把钱烧给你。”说毕,掏出几张10元的钞票,惶惶的在棺材前的火盆里烧了。
  我终于把手从尸体的嘴里抽出来了,拳头握得紧紧的,手臂和拳背上血肉模糊。灵堂里一阵腥臭。老婆婆的尸体,七窍,流出血来,一点一点的往外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