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3347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宜昌鬼事-----蛇从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5 22:49:00 [只看该作者]

清明节
  
  
  
  
  在宜昌,除开春节,小孩子最喜欢的传统节日。不是端午、不是中秋,也不是重阳(宜昌根本就不过重阳节。),而是清明。
  因为清明实际上,就是踏青。宜昌把清明给老人上坟,就叫插清。
  每年从清明节前二十天开始,宜昌人就开始去郊野的坟地给老人上坟祭拜。宜昌的风俗是,清明上坟,必须得提前,不能清明节后。甚至在清明节当天都不妥当。
  于是在这二十天里——这一段时间,也是宜昌的雨季,每天都是濛濛的细雨在天空,无止无尽。宜昌的大街小巷,各个路口,都有清明吊、清和纸钱摆着卖。
  清明吊,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这个东西,我在广东清明的时候没见着,在天津也没见着,在南亚也没见着。别的地方,我没有在清明的时候呆过,不敢妄言。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宜昌特有的祭祀物品。清明吊很漂亮,长长的竹竿,吊着五彩斑斓的纸扎的灯笼花,还有各种形状的小碎花朵点缀。小孩子最喜欢拿着这东西了。我当年小时候,就特别喜欢拿着清明吊到处显摆。
  清,比清明吊简单多了,一个小竹棍,一张长条纸,就可以完成。清,都是自己在家里做的。大人把长条纸,整整齐齐的剪,把纸条剪成半厘米宽的并排碎条,但并不剪透,另一头还连着。然后用米糊,把纸条缠绕着粘在竹棍上,清就做好了。跟鸡毛掸子差不多的形状。若是讲究点的,还在竹棍的顶端粘上一朵白花。清这个东西,应该就是湖北以外所说的哭丧棒。
  还有纸钱,这个东西,在我小时候还很单调,就是黄裱纸。后来长大了,就有印的花花绿绿的冥界银行发行的大额钞票,玉皇大帝是印在纸钱上,面值都是亿元单位,看来阴间的经济形势也不好,通货膨胀比津巴布韦还凶。现在就五花八门了,金元宝,汽车,手机,别墅。。。。。。。。不一而足。
  
  清明插清时节,一个家族的后辈子女,都早早的约好,找个合适的时间。老老少少的一起准备好清明吊和清、纸钱,到郊外的老人坟墓山下集合,人到齐了,就一起上山。
  一般土葬的地方,风景都是很好的山野。又是春天,植物翠绿,山花盛开。所以插清的过程,也是人到郊外踏青方式。
  到了山上,老人坟墓,给坟墓培陪土,扯一扯杂草。然后小孩子们就爬到坟头上,在坟上,把坟头插满清明吊和清。帮逝去的长辈打扮一般。
  插完之后,就开始在墓碑前烧纸,找个过程很长,家族人口越多,持续的时间越长。一房又一房地换着烧,边烧纸,边磕头,嘴里唠叨着望老人保佑后代,发财有之,学业出色有之,身体健康有之。。。。。。。。
  烧完纸,大家伙就在坟墓旁找个平坦的草地,铺上各自带来的食物。席地而坐,野餐。带的食物都是冷的,清明也是寒食节,当然不能吃热腾腾的食物。
  但是各家带的菜肴,味道都很不错的。我二姨妈做的凉面,比街上卖的热干面强多了,幺幺的牛肉包子也好吃(她本来就是厨师),我老爹的卤鸡蛋,也是抢手货。。。。。。。。。。每次插清,我们下辈都早早的跟长辈打招呼,指明要长辈准备这些绝活,带到山上去。
  清明在山上野餐,不能吃热食,但是不禁酒。和在家里的筵席一样,几个男人(也有女性)就慢慢的喝酒。小孩子就漫山遍野的到处跑。
  清明插清喝酒也有个蛮搞笑的规矩,就是都热情邀请外人。专门有人,被邀请去插清,这是荣幸,说明此人人缘特别好,还有个本事,就是酒量特别大。我知道一个人,专门在清明被人邀请去插清,每天都有人邀请,在山上喝酒,喝的醉醺醺的。这是好事,宜昌人认为对自己家族,和对邀请的人都有好处,有旺福的说法。皆大欢喜。
  家族的众人,在野餐结束后,便围着坟墓,绕着炸圈的鞭炮。众人就陆陆续续的下山了。
  我这代之前的宜昌人,过清明,还有个好玩的去处——烈士陵园。
  每年学校清明节就要组织我们去东山公园去扫墓。每人带着一个清,乐呵呵的去扫墓,当然在无名烈士碑前默哀之前,都要听老师一番革命教育的熏陶。
  烈士陵园就是东山公园,给烈士敬礼之后,大家就可以到东山公园去玩耍了。这个机会很难得,一年难得有一两次的。
  
  经常有人清明前夕说起,死去的老人给自己托梦,要钱了。这是很普遍的现象。也许是清明接近,心里记够(宜昌方言:惦记)这老人,才做这种类似的梦吧。
  不过我做这种梦的时候,白天真的没有想到这些。无来由的就在晚上做了。真是让人不信又不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5 22:49:00 [只看该作者]

拜师之赶尸记
  
  
  
  “赶尸这种秘术的前身,在道家看来,不是什么很玄妙高深的法术。道行到了一定的地步,把死人的魂魄招回片刻,或是给死者喂服丹药,也可还魂。没有多玄乎,一般的神婆通灵人都会。当然魂魄是收不齐的,人有三魂七魄,少一个都不能算活人。勉强能收一魂就不错了。。。。。。。
  可是湘西赶尸,把这个法术的层次给提高,不仅能让死人回魂,还能让这个仅有一个魂魄的死人,行动起来。这就不是一般的道家法术了。有苗家的某些养蛊的秘术融合进来。。。。。。。
  赶尸并不仅限于湖南西部,贵州,渝东地区,云南东部,甚至湖北恩施南部,是赶尸盛行的范围。。。。。。
  我虽然能够赶尸,但还是没有想明白,当初我的老师教我赶尸的一些咒语和法术,究竟有什么玄机在里面。我也懒得去探个究竟了。。。。。。。。
  你格老子莫做出个这样的表情!老子也不是什么都懂。
  还有,别没有什么事情都问我,一天到晚问这么多,你不累么。从现在开始,一天只准问一个问题。”
  
  赵一二突然就不耐烦起来。不给王八说下去了。
  王八问道:“为什么呢?你既然教我,就应该告诉我啊?”
  “既然是我教你,就是我说了算,这就是规矩。”赵一二站起身,把茶水往桌子上一放,走出门外,“你已经提问一次了,有什么明天再问吧。我要去覃幺憨子家去喝酒了,晚上他们家要跳撒叶儿荷,我要请神,晚上回不来。明天你下山的时候把这本书带走,回去自己看。”
  王八正要说想和赵一二一起去,可赵一二已经走远了。没办法,还有两个病人在等着,王八手忙脚乱的给一个老汉扎银针,扎的那个患风湿的老汉,呲牙咧嘴。王八心里紧张,火罐也没烧好,盖到老汉的腰上,里面的酒精还没烧完,登时把老汉的腰上燎了一个水泡。那老汉急了,连忙站起身,匆匆走出去,“我还是后天再来。。。。。。”
  王八又向另一个咳得厉害的小孩走去,那小孩竟然哭起来,那小孩的母亲连忙拉着小孩走了。
  王八看了看赵一二递给他的书,是本很破旧,没有头也没有尾的旧版线装书。
  王八郁闷极了,不知道赵一二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肯正式收他为徒弟。
  
  
  是的,王八还没有正式成为赵一二的徒弟,我有点幸灾乐祸。王八现在正式的身份还是律师,搞的还不错,连续打赢了几场经济纠纷的官司,挣了不少提成。每个星期五去西坪到赵一二那里,为了节约时间,都是包车去的。每次去还给赵一二大包小包的带些好酒好烟,甚至在西陵后路买上几斤刚出锅的猪脑壳肉,用饭盒装好了带着,他倒是会投其所好。真会拍赵一二的马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5 22:51:00 [只看该作者]

至于我现在,过的比从前开心多了。草帽人的事情,阴魂不散的纠缠了我这么多年,我心里总是隐隐不安。现在赵一二帮我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如释重负。
  我又找了份工作,又找了女朋友。真是时来运转。
  我每天上班都是早上三四点钟起床,王八寓所的那个物业保安,总是抱怨我吵他睡觉。其实他经常在半夜给一些晚归的业主开门,忙不迭的给人家打开栅栏门,让小车进来,生怕怠慢了。可是看见我推着挂着两个牛奶筐子的自行车,轻轻敲他的玻璃窗,就故意听不见,给我摆半天的谱,才懒懒的起来开门,还满口嘀嘀咕咕。我总是满脸堆笑,给他陪不是。
  我现在的工作就是送牛奶。每天早上挨家挨户地给人送牛奶。送一瓶牛奶挣一毛五分钱。我每天要送100瓶出去。爬几百层楼。
  因为每天早上进出不方便,我便从王八的寓所里,搬了出去,搬到曾婷的屋里去住。
  曾婷是我现在的女朋友。在老城区的巷子里,租了个房间,有厨房厕所。条件虽然比不上王八的寓所,但比王八那里进出方便。再说,我总不能把女朋友带到王八家里住着吧。
  曾婷也是我和朋友喝酒认识的,她在的士高推销啤酒。我那天喝醉了,和几个朋友去跳舞,我看她长的还行,就点她的酒喝。谈起来,竟然也是我当年初中的校友,比我小三岁,刚好我毕业,她进校。
  两个人谈起为什么不在家里住的时候。她黯然说,跟她的老妈搞不好,就搬出来了,乐得耳朵清净。
  这一说,我们就有了共同话题,我说我好不容易回次家,却和老头打了一架,结果。。。。。。。
  就这样,隔两天又去的士高,就和曾婷熟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5 22:52:00 [只看该作者]

曾婷每个月交房租,我就交水电费和买菜,她做饭。也不是经常做,我们都不常在家吃饭。她洗衣服,我就隔几天收拾一下房间。还好她也不是很讲究,若是她跟我妈一样,天天要求家里更宾馆一样干净,我也受不了。
  两个人默契地过着AA制的生活。
  曾婷每晚两三点才回来,刚好我就这个点要起床去送牛奶。早上回来了,两个人还能在床上一起 睡上几个小时,睡 到下午起来,起床前,相互释 放一下身体分 泌的旺 盛的荷尔蒙。
  日子就这么过着。
  
  有时候曾婷下班早,也叫上我和她的朋友一起宵夜。那群女孩一看见我就跟我开玩笑,“高级知识分子来了。”
  她们都笑话我,读了十几年破书,却还要送牛奶。
  我就觉得奇怪了,咱好歹也是凭劳动挣钱。有什么好笑的。
  有个女孩一次把我说急了,她说我幸好算得上人模狗样,不然乎不上婷婷。
  我就故作神秘的叫大家都安静。
  女孩子么,都容易一惊一乍的,我就说,我能看见鬼呢。
  把她们都给镇住。我对那个取笑我的女孩说,“你昨晚是不是被鬼压了。”
  那女孩说:“你怎么知道,被压好久了。”
  “谁叫你晚上吸那么多K 粉,你精气弱了,鬼不找你找谁。”
  那女孩就当了真,吓的不敢说话。
  我趁势加把火,“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背心麻麻的。。。。。。。哼哼,一个穿了好长的裙子的女鬼,正在背心后面,把你腰给抱着呢,我刚才看你走过来,就发现了。。。。。。。你看你看,那个鬼还搂着她呢,还在望着我笑。。。。。”
  看着那女孩被我吓的花容失色,我心里才平衡。
  
  第二天曾婷在床上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是不是真的看得见那些吓人的东西。
  我说我是吓那个女孩的。
  曾婷就说,那你为什么一猜就准,她被鬼压。
  我就不说话了,其实我是推测的,吸 毒吸多了的女孩,被鬼压很正常。
  我岔开话题,就说:“你也少碰那个东西,喝点酒就行了。”
  曾婷就笑:“打King被鬼压,喝酒被你压,也没什么分别。”
  我哈哈的笑,我这个人不喜欢太一本正经的生活,曾婷这点还是蛮好的。
  就这样过吧,我也懒得记日子,过一天是一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5 22:53:00 [只看该作者]

直到我被派出所关起来。
  曾婷没得钱保我,只好去找王八帮忙。王八到了号子,刚好和里面的刑警打过交道。三言两语的,就把我给弄出来。
  王八给我接风去霉气,请我吃放。在红星吃螺蛳。我和曾婷穷,平时都是吃路边摊,那里上的起红星酒楼。好不容易逮着王八宰一顿,我好酒好菜的点着,曾婷这丫头就是上不了台面,吃个螺蛳窸窸窣窣的,满手满嘴是油,比我吃相还难看。哪像董玲斯斯文文的慢条斯理的吃。
  我忽然意识到,我和王八之间是有距离的。单单是我和王八之间,我意识不到,可是两人把各自的女伴带着,层次就出来了。虽然曾婷长相不比董玲差,气质上却是天壤之别,我无来由的感到悲哀。真是他 妈 的同人不同命。
  王八问我,什么时候和曾婷结婚。
  曾婷正在把一个螺蛳壳扔到地下,听到这句话,把我给指着:“我跟他结婚。。。哈哈。。。哈哈。。。。”曾婷喝了一大口酒,“我们都还没玩好呢。。。。。。。”
  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王八眉头皱着眉头说:“你们都住一起了。。。。。。。”
  曾婷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穷鬼一个,我还要养他呢,他拿什么娶我?”
  我把曾婷望着,意思要她闭嘴,还嫌丢人不够啊。
  王八还在语重心长:“你们这样不对。。。。。。”
  我急了:“你和玲玲不也是住一起,怎么不说结婚。”
  王八激动起来,“那是不一样的,我们之间可不像你们。。。。。。。”
  “你就省省吧。”我做出不信的样子,其实我心里是相信的。王八想入道门,估计早绝了六亲的心思。
  王八说,“你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人打架,也不怪婷婷不愿意跟着你。”
  “喂喂,我都说了几千遍了,不是我,是我同事说要跟别人讲理,为什么要偷我们同事的牛奶,我也是去看看热闹。。。。。。。”
  “你去看热闹。。。。。。。”王八哧了一声,“当初在学校打架那次你不是说去看热闹。。。。。。。”
  “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吧,好像有次,我是替你出头呢。”
  “那时候,二十不到,现在你多大了?”
  “我真的没动手,妈 的我看那个伙计被我的同事揍的够呛,我想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事,哪晓得警察就来了,我同事跑的倒是快。。。。。。。。”
  王八还要说。
  我摆摆手,“算了算了,别说了,反正你也不信我。”
  曾婷在旁边插嘴:“他还有本事打架啊,他也只有跟我打架的本事。”
  王八来了精神,“疯子,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打女人呢。。。。。。。。”
  我要崩溃了,再说下去,谁知道曾婷还要把我的糗事抖出来多少。连忙改变话题,“你跟赵一二学手艺,学的怎么样了。”
  刚好,董玲要去洗手间,曾婷陪着她去了。
  王八愣了愣,说道:“学的很慢,师父好像不太喜欢我,可是他上个星期给了我一本书,我没看懂,你帮我看看。”王八把一本破旧的线装书给拿出来。
  我拿在手里翻了一会,说道:“这书上的文字古怪,能看懂不多。一些稀奇古怪的字不说,就是一些汉字,我也只认得字,连在一起,就晕菜。天书都给你了,你还说他不喜欢你啊。”
  “这段时间,师父老是要我学招魂,又不讲个究竟,不知道该怎么学。”王八很郁闷。
  我说:“我看你也没那个命,当个神棍,不,术士,干脆安安心心的当你律师,把董玲给娶了,安心过日子多好。”
  王八歪着嘴笑一下:“你没当律师,你不知道,这人心太险恶,我实在是不习惯,还不如当个跟师父一样的人,单纯的多。”
  正说着话,董玲和曾婷回来了。曾婷看见我手上的破书,一把夺过去,“你还会看书啊,还真不得了,王律师,我问你,你们真的是大学同学么,我看他的文化,比我还不如,我至少还读了卫校。”
  我是无语了。
  我对王八说:“看不懂就算了,顺其自然,这次欠你人情,有什么忙,我一定帮。”
  我后来非常后悔这么大方,把话给说满了,下不来台。
  曾婷看着书,竟然跟着书上的字念起来,我和王八开始也没在意。可是曾婷念了好长一段,还没停。
  王八就注意到了蹊跷:“婷婷,你会认这本书上的字。”
  “唉呀,这是我那个老爸老家的方言么,用差不多的汉字读音写下来了,疯子没跟你说吗,我老爸是常德人。”
  我和王八一听,更奇怪了。
  “你在瞎说些什么,这上面还有三分之一的字,连王八都不认得,你怎么认得。”我要把书扯过来,免得曾婷胡说八道。
  曾婷哈哈笑着说:“你们肯定不认识撒,这是女字。”
  这句话一说,我和王八都明白了。女字,怪不得,我和王八认不得。
  “你怎么会看女字的?”王八问道。
  “在老爸老家,女人都会认女字啊,我小时候,婆婆教过我的,比语文书上的汉字简单多了。不过,你们男人的确是看不懂。”
  
  女字,中国南方存在的一种特殊文字,湖南江西都常见,就是在女性中代代相传一种文字。很多考察民间文化的学者,都对这个事情很了解。电视上都说过。
  我和王八听说过,可没见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