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3270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宜昌鬼事-----蛇从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18:00 [只看该作者]

  罗师父面色铁青,住着拐杖,死死的把我盯着看。对我说道:“没想到是你的命。我还以为是他的。”罗师父把手指向王八。王八脸色变了,难道第一次到这里来,王八就中了招。
  王八下意识地用手在自己身上连拍直拍。
  “你不用受赫”罗师父说道:“我搞错人了,没起作用。”
   罗师父不跟王八讲话了,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我被他看的心发毛,问道:“你看什么?”
  罗师父叹口气,“人犟不过命。我辛苦这么多年,被你来了两次,就完了。”
  我听不懂罗师父到底在说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我可不会做法事。他应该说的是王八吧。
  “跟你师父说,我认栽。”
  我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我么?我可没什么师父。”
  “你迟早会有的。”
  这时候老田的妻子冲到罗师父的面前,用手抓着罗师父的头发,狠狠的摇晃:“你把我儿子怎么了,你还我儿子。。。。。。。。你这个老东西。。。。。。。”
  那个罗师父也不反抗,就这么被田妻揪着头发甩动,用脚拼命的踢打。罗师父身体很轻,被田妻提起来晃来晃去。老田喊着制止他的妻子,“莫打了,莫打了。”
  打也没什么用,因为田妻手里提着的还是个稻草人,只是身上套了件衣服而已。真正的罗师父早就不知道去那里了,甚至刚才跟我说话的是不是罗师父本身都不能肯定。
  
  
  我们下了坡,匆匆把司机送到医院。
  可还是不死心,然后又折转来,去问村民,罗师父的事情。村民都说罗师父早就离开这里,那个房子已经空了有几年了。以前是有个罗师父在这里有点名气,但走了几年后,也没多少人记得了。倒是你们这些外人怪的很,找到这里来。
  我和王八沿路找那个曾经驮老秦的那个麻木。找了几天都找不到,从风宝山顺着黑虎山、火葬场、农校、椰岛厂、南苑这条路找了好几遍,甚至找到龙泉和石板,我和王八描述的麻木形象,没一个人认识。
  找不到罗师父了。
  老田夫妇已经完全绝望,却不料隔了几天,小田醒了。身体回复如初,仍旧是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回技校上学去了。
  老秦却陷入了生活的困境:自己的脑瘫女儿回来,需要不离人的照顾。不然秦小敏见人就咬。可是如果给她个布娃娃,她就乖了。
  秦小军在医院里准备出院的前一天,在上厕所时,摔了一跤。这一跤摔的厉害,跟着就爬不起来。医院一检查,原来是车祸当初把他脊椎某节撞了点轻微的裂纹。裂纹太小,当时没注意到。秦小军自己也感觉不到。没想到这一骨溜(宜昌方言:摔跤)把毛病都给摔出来了。秦小军这辈子都上不成大学啦。别说踢球,走路都很勉强。年纪轻轻的一个人,走路跟着中了风的老头子一样。
  
  我问王八,是不是我们在罗师父家里闹了一通,把他的法术给破了。
  “也许是。。。。。。也许不是。”王八个狗 日的关键时候老是掉链子,平时却还是喜欢装神弄鬼。
  “你找打啊。”我威胁王八:“有话就好好说,别唧唧歪歪的。”
  “我想了的。”王八说道:“田镇龙之所以能醒,还真不见得是我们的功劳。而是他自己帮了自己。”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说,虽然田镇龙的命被借走了,可是他的德行和品性是借不走的。”
  “就是,人生一世,命中注定的只占三分,七分靠自己。”
  “所以田镇龙能醒过来,跟他自己平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有关系。”
  “不错,但我希望。。。。。。”
  “希望什么?”
  “希望这次他能醒,完全是我们的功劳撒。”
  “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王八的表情有点闷闷不乐。(借命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18:00 [只看该作者]

  渣货村
  
  
  
  从果园二路往北走,穿过东山大道,顺着金家台2号往上走,一直走过铁路,就是宜昌有名的渣货村。至少2000年左右是这样,现在我不晓得拆迁没有。大家都是宜昌人,我把这路线说的这么清楚应该是没有什么必要的。但我想这个渣货村虽然有名,不过真正知道到达路线的应该不多。
  渣货村离火车站很近。火车从宜昌站一出站,经过的城中村,就是渣货村。渣货村只是形象化的别称。行政名是东风X队。如今还是村的建制。
  渣货村里面大部分住的都是外来人员,半数都从事一个相同的职业——资源回收。
  宜昌的道口,火车撞死人最多的就是这里的道口。而不是报纸上经常报道的香山铭园下面的那个道口。只是这里火车撞死拾荒的外地人,都默默的由民政部门不声张的收拾了,默默的死去,引不起多大的关注。火车基本上也是奉行不赔偿的政策。
  我的一个同学曾经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他一到晚上就不愿意出门,虽然住了很多人,但晚上就是死气沉沉的。不晓得为什么。
  刚好他租住房子的房东我认识。是东风的老村民,以前和我父母有过来往,关系还不错。东风村和我老妈娘家的那个地方很近,以前宜昌老一辈的人少,所以他们认识也很寻常。
  那个房东姓谭(我就不写真姓名了),很结实的一个中年人,最开始杀猪的,后来改行卖肉,又贩鱼。满脸的横肉,脸上杀气很重。身高一米八的个子。
  可就这么一个体壮如牛的汉子。说死就死了。
  我同学是99年左右在他家里住的,我去找同学的时候,看见他还是那种很健壮的样子,说话做事还是那种风风火火的风格。可是不到半年,我同学对我说,他的房东谭师傅,死了。
  我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结实魁梧的人,和他跟死亡联系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议。问同学是怎么死的,出车祸吗。
  我同学着说,还就不是什么车祸意外死的,而是生病的死的。肝癌。
  我当时就感叹人生无常,这么壮实的人,说死就死了。
  回了家,把这事聊给我父母听。
  我老妈听了,用很平常的表情说:“谭XX的还是没能过这道坎么。”
  我一听,觉得很奇怪,怎么老妈没跟我一样很惊诧。我就连忙追问老妈究竟。
  老妈告诉我,“当初算命子就许了福的,谭XX肯定要在36岁出拐,这个事东风的人那个不晓得啊。”
  我来了兴趣,就问老妈缘故。
  老妈就说起了谭XX的轶事:
  谭XX从小就体格健壮,脾气火爆,经常给人打抱不平。又不信邪。斗狠的事情,若是旁人不劝就罢了,要是劝了,他就非干不可。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人。
  当年90年代初,宜昌附近郊区的渐渐繁华,开始向城中村的形式转变,于是村民都开始向村委会要地皮修建房子。东风地处火车站附近,地段非常好。所以,当时建房的跟疯了一样,用尽各种方式找村领导要地建房。东风的地盘本来就不大,特别是靠近火车站这个队,已经被城市逼到铁路和党校的那个山头之间的一点点坡地上。
  地皮很俏,可是有个地方一直都没人要。
  那块地方本来在东风是一块不错的地皮,可没人问津。因为那块地皮以前是医院的停尸房,就是太平间。(我问老妈,那以前是什么医院,怎么没听说过。老妈说的医院名字我没听说过,毕竟城市扩张太快,很多地方物是人非,出生迟了,肯定不知道。)
  刚好谭XX当时也要建房。本来他可以要到别的地方建房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人喝酒的时候,斗狠。说别人怕的地方,他不怕,他说他杀猪杀狗都数不清了,要不是法律不允许,他连人都敢杀。还怕什么太平间的。
  当时他老婆就劝他,要他莫太好强了。太好强的人在宜昌的说法就是“德行人。”德行人都是短命不得善终的。
  他不听,执意要了那块地皮起房子。房子起好后,他老婆还是不放心,趁谭XX不在家,请了一个算命子来看房子。算命子来了吃了顿饭,对谭XX的老婆说,房子没得事情。谭XX的老婆就蛮高兴,连忙给算命子给钱。刚好谭XX就回家了,他生平最见不得算命啊和尚啊道士之类人士,说这些人都是骗钱的。就要打算命子的人,赶算命子出去。
  谭XX的老婆连忙拦着他,让算命子走。算命子走到铁路上,还是回头,跟谭XX的老婆说:“本来我不想多事,没见你爱人之前,我还以为没得事,可是我劝你们还是另外找地方起房子。你老公火气太冲,一般人心平气和反而好些。他这么大火气,以前太平间的脏东西没走干净,被你老公一扰,估计要发狠。你老公虽然也恶,但我看不见得镇得住。”
  这么一长段话,说得谭XX媳妇腿都软了。问该怎么办,她老公这么犟,现在起房子本来就借钱起的,他肯定是不会另外起房子的。
  算命子叹口气说:“你老公面相很凶,估计平时不会出什么事,就看几个坎过不过得去了。最难过的坎就是三十六岁。如果能过,应该这辈子就平安了。但我看很难得过这道坎。”
  算命子的这段话,和谭XX的一意孤行,在那几年常常被认识的人提起。可事情过了这么久,时间长了,大家也都渐渐忘记。
  没想到谭XX就这么发急症死了,大家猜想起,这年,刚好他满35岁,虚36岁。
  听我同学说,谭XX死前在床上很痛苦,一米八的汉子,瘦到不足100斤,嘴里老是喊着:“你们莫过来,你们莫过来。”
  临死前,他斗不起来狠了。
  我同学本来不是市内的人,谭XX死了,他才知道自己租住这么久的房子,以前竟然是太平间。马上就搬了,一天都没有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19:00 [只看该作者]

  包子铺
  
  
  
  97年的时候,一医院的门口向隆中路方向,临街开了一家包子店。这家包子店的生意超级的好,每天到早上10多钟了,还是要排很长的队才能买到。
  我去吃了一次,就忘不那包子的美味。时时刻刻地想去吃。
  后来再去吃的时候,发现这个包子店租的门面,是一医院在自行在临街处起的平房,租给做生意的,算是给医院创收吧。包子铺门面的外间是就餐的大厅。后面是做包子的厨房。
  再后来和我的好朋友燕子刚好路过那个地方。刚好没吃饭,我就给燕子推荐:这个包子店的包子蛮好吃呢,比小桃园强十倍。
  燕子本来是个很挑剔的人,对吃的东西很讲究的,很少在外面吃东西,说小吃铺的东西都很脏,不干净。不过他饿了,没得别的选择,看见买包子的人又这么多,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包子铺也是很干净环境。就跟我一起排队买包子吃。
  包子蛮好吃,燕子饭量很小,也吃了三四个。看他吃的开心,我恶作剧心突然来潮。对燕子说“燕子,我跟你说个事情。”
  “唔。。。什么事情。。。?”
  “你先吃,吃完了我再说。”
  “你在想什么坏心思。”
  我偷偷笑了两声:“你先吃。”
  燕子和我都吃饱了,打着饱嗝走出来。我拉着燕子走到门面旁边的医院围栏。边走边说:“你是不是觉得,这包子的味道非常特别啊?是不是特别鲜啊?”
  “到底什么事撒?”
  “你看着包子铺的门面后门是在一医院的院子里面呢。”
  “那又怎样?”
  “你再看包子铺后门对面的方向,和后门隔着一个花园的地方,看见没有?”
  “看见了,一排矮房子,怎么啦?”
  “那个房子好像是一医院的太平间呢。”
  “你格老子的瞎说。”
  “我们进去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是太平间撒。”
  “不克!就晓得你狗日不安好心!”
  “那包子是不是蛮好吃啊?”
  “你再说老子要捶人了啊。”
  “只隔了一个小园子哦,估计包子铺的人晚上要加班哦。”
  “你再说。。。。。。。”哇的一声,燕子吐了。
  燕子把刚才吃的包子吐出来,秽物落在地上。
  我呵呵的笑,可是马上笑不出来了。
  我好像看见秽物里有一片小小的指甲片,很薄,只有很小的一片,准确是说是指甲的一部分。那指甲片光洁均匀,柔弱细致。
  我笑不出来了,也想吐。
  我拉着燕子赶快走开,不敢跟他说他吐了什么东西。
  我至今对此事耿耿于怀,虽然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但心里总是有点阴影。
  那个包子铺生意那么好,却很快就关门了。我隔了两个月再去一医院的时候,就发现,那包子店已经没有了。门面换成卖水果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19:00 [只看该作者]


  
   我的经历——森森溶洞
  
  
  
  99年,我稀里糊涂的跟着王八掺和了件无聊的怪事,不知道到底是我们帮的忙,还是我们的运气好。王八父亲的生意伙伴老田的儿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不管怎么样,老田夫妇还是感激我和王八的。在老田夫妇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我找了个理由,把王八拉到洗手间外面,支支吾吾的问王八,“当初不是说好了,谁弄醒了他儿子,他有重谢的吗。”
  王八一听就敲我的脑袋:“你狗 日的帮忙的时候吓的要尿裤子。现在又想得现成的好处啦。”
  我也来了气:“妈 的,你们有钱人都这样,越有钱越啬,明明说好了的,又不算数。”
  王八叹口气:“那你说说,你要什么好处?”
  我抠了抠脑袋,想了一会说道:“怎么也要给我几百块钱撒。”
  “瞧你这点出息。”王八不屑的说道:“老 子这么有你这种同学。”
  “不给就不给!”我吼王八:“你以后有什么事别来找我。”
  “这个比儿穷疯了。”刚好一个服务员经过,王八故作轻松对她说道。那个服务员捂着嘴走了。
  又回到桌子上,我就把嘴巴翘着,一脸的不耐烦。
  老田的妻子就问:“小徐,你怎么啦,上个厕所回来就把脸板住。”
  我正要说想要点烟钱花花。
  王八在我大腿上上狠狠拧了一下。疼的我大叫。我扭头向王八说道:“你不要,不等于我不要撒,我又不像你,是有钱人。。。。。。”
  王八又掐了我胳膊一下。看来王八有什么打算,我住嘴了。
  王八敬了老田一杯酒,对老田说:“疯子和我当初是满要好的同学,这么多年了,关系一直不错哦。”
  那个跟你不错撒,我嫌弃的把王八看着,妈的老子借了你两百块钱,找老子逼了一年。还他妈 的满要好。好个屁!
  王八接着说:“他现在工作不如意,想干跟专业对口的工作。”
  原来王八藏了这么一手,看来我错怪他了。
  老田一听,挥了挥手,“我正想怎么谢你和小徐呢。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情。”
  王八说:“您帮疯子换个工作撒,他现在当保安,十几年的书都白读了。”
  老田的妻子说:“还是我们小气,来之前还商量,准备给你和小徐两千块钱呢,还是你们年轻人不错,能为长远打算。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把钱给你们了。。。。。。。”
  我听到这里急了,慌慌张张的说:“我要。。。。。。。”
  腰上一阵剧痛,王八用肘子狠狠顶了我一下。
  我一口气换不过来,王八帮我把话接下去:“他要了钱才不好意思呢。”
  吃晚饭,和老天两口子道别,我就去揪王八的耳朵,“两千块啊。。。。。。两千块啊,你倒是给老子两千块。”
  王八猛喝一声“滚!”,拦了个的士,自己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路上。
  什么狗屁朋友撒,求老子的时候跟孙子似的。没利用价值了,跟牛屎一样把我踢开。我气不过,找了个电话亭,挨着给关系好的同学打抠机,准备痛斥王八的不仗义。
  可惜同学们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和女朋友逛街,回了电话反倒骂我毛病犯了。这还是关系好的,还算是回了电话。大部分连电话都没回。我一个人走在街上,气急了,拼命的踢路边的树。
  人情冷暖啊,世态炎凉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19:00 [只看该作者]

  三个月后我,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抠我,我在三峡的商场正在斗地主,正输的一塌糊涂。输完了钱,才去回抠机。一听是个女孩声音,“你是不是徐云风?”
  “是的,有事吗?”我一听声音是女孩,来了精神。
  “我是董玲。”那声音怪不得这么熟,“你明天早上八点到葛洲坝宾馆*楼*号房间来。”
  我听了高兴坏了。
  又回到牌桌子上,对赌友说:“今天无论谁赢谁输,晚上宵夜都是我请。”
  赌友都好奇:“铁公鸡也拔毛啦,遇到什么好处啦?”
  “有美女主动要和我开房。”我得意极了,看不出来董玲对我不冷不热的,表面上巴着王八,其实早就对我有意思。没办法,谁叫我比王八帅呢。
  第二天就兴冲冲的回了市内,直接到葛洲坝宾馆找董玲。没想到房间里一屋子的人。全是年轻男女。我顿时泄了气。
  看见董玲坐在一个老板桌后面和那些人逐个交谈。我懒得听,坐到外间去抽烟。心里想着这丫头找我倒底有什么事情。看样子不是想和我单独交流感情。
  只有几个了人,我才走到董玲面前。
  “你怎么来这么晚,有没有点时间概念。”董玲看见我,很不耐烦。
  还没等我解释。董玲扔过来一张纸,“把简历填好。”
  “填什么简历啊?”我摸不着头脑。
  “田叔叔交代的,你来上班,不用面试了。直接录取。”
  “到哪上班,上什么班?”
  “你不是求田叔叔给你个工作吗?”董玲眼里透着鄙视,“做一点事情,就巴巴的要好处,什么人呢。。。。。。”
  “什么,什么,你停停。”原来是这样啊,我开始兴奋,“是不是田叔叔要给我两千块钱。”
  “你说哪里去了,什么两千块钱。”
  “不给钱,叫我来干嘛,不对,是不是你把钱自己给吞了。”
  “神经病。”
  “我是个穷人,等着钱买米下锅了,你当做个好事,把钱给我好不好。”我太想要拿两千块钱了,我这辈子还从没有拥有过这么多钱在手上呢。
  “真服了你了,王哥怎么有你这种狐朋狗友。”
  不提王八我还好,一提他我就来气:“狗 日的王 八蛋,他在那里,是不是他要你来耍我的是不是。肯定是你们把钱给分了。”
  “你到底填不填简历,你到底上不上班的。”董玲懒得和我解释:“两千块钱都跟宝似的,真是能耐了。。。。。。。”
  “我不是正在上班吗,我有班上,你到底给不给钱,不给算了,跟王八说,老 子要和他绝交。”
  “王哥真是瞎了眼睛,帮你还招你骂。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猇亭的公司上班。”
  “去猇亭干嘛,我在三峡当保安好好的。”
  “你不是求田叔叔,说你想干工程吗,你和王哥在学校学的专业不就是搞土建工程吗。”
  原来是这样我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王八安排好了我去当技术员。
  “我当保安,一不下力,二不操心,一个月稳稳当当的拿钱,当个什么狗 屁技术员。我不去。”
  “不去拉倒,天天看见这种人,我都恶心。”董玲往我身后喊着:“哎,你。。。你。。。应聘文员和会计的,到前面来。”
  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走上前来,把我挤在一边。
  我一看形势,连忙问董玲:“你也去那里上班啊,你不是在王八的事务所里实习吗?”
  “我难道在事务所实习一辈子啊。”董玲说道:“要去就填简历,不去就走人。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我一琢磨,这么漂亮女孩都去啊,我不去不就亏大了,特别是董玲也在呢,我机会大大的。时间长了。近水楼台,我不信我搞不懂董玲这丫头。
  当下,我就兴奋的填写简历。边写边笑,太好了,可以天天和董玲这个漂亮妹妹在一个公司上班了。
  话说到这里,同志们,我要劝你们,千万不要起色心,色心一起,什么都不顾了。我当时是欢天喜地的想去猇亭上班,却不晓得,猇亭不知道有多闹心的怪事等着我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0:00 [只看该作者]

  我乐呵呵地把简历填好了给董玲。
  董玲看了看,嘴里不屑的说:“你和王哥到底是不是同学。”
  “他又不是什么好鸟,当他同学还觉得丢人呢。”
  董玲说:“你上的****学院,虽然是大专,好歹也算是大学生吧,一个简历总共才百把个字,你错别字都有十几个了。”
  我抠着脑袋,说不出话。妈 的她怎么净针对着我,王八当初不跟我一样啊,搞学习狗屁不通。看她的口气,好像挺待见王八的。
  董玲对我说:“给你两小时回家收拾东西。自己找地方吃点饭,十二点半。我们就走。”
  “去哪?”我还在傻不楞登的问。
  “去猇亭上班撒。”董玲大声说:“在山里面,几十里路,进去了难得出来。你把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带齐。”
  我一听就晕了,“美女,我现在还没辞职呢,我现在的身份还是三峡**商场的保安。”
  “你那也叫工作?”董玲神情鄙夷的很。
  “你总得让我去把这个月的工资拿到了再辞职吧。”
  “我没时间等你,你自己看着办。反正你好兄弟会帮你的是不是。”
  “你不也是靠着关系进来的,不然你怎么一进来就当办公室主任。”我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和董玲讲了几句话,就知道这个公司跟老田有关系。
   从葛洲坝宾馆出来,我也没地方好去,我的行李都在三峡,短短两个小时,我也不可能去个来回。想了想,给王八打了电话。
  王八打的过来,接我吃了午饭。我问王八借钱。还委托王八到三峡去帮我收拾行李,顺便看能不能把我工资要回来。
  王八都答应。答应的很爽快。这么爽快,肯定有问题。他妈 的肯定又有什么事情要麻烦我。
  果然,王八神秘兮兮的对我说:“到那个工地上了,眼睛放机灵点。遇到好东西,帮我留意一下。”
  “什么东西啊。”
  “我还能对什么东西干兴趣,恩,你知道的是不是。”
  “不知道。”
  “你怎么就点不透呢。”王八没了耐心:“那个工地有可能会有某种东西的骨头,已经有人捡到过了。你应该比平常人更容易发现那东西。恩。”
  “工地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还在挖土方吗,那我帮不了你,挖土方这么多人,一挖出来好东西,大家不都上去抢啊。”
  
  “妈 的董玲这个死丫头没告诉你工地在什么地方吗?”
  “猇亭啊。”
  “没告诉你猇亭具体位置?工地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去干什么?”
  我摇摇头。
  王八叹了口气,对我说道:“这个公司现在正在开发一个溶洞,洞里面需要铺路,还要架桥,你去当技术员撒。”
  “在山洞里面搞土建技术员!”我把口中的米线一下都给喷出来。
  我有点退缩,不是别的,我本来读书就是扯淡,那里会什么土建技术,更别说在山洞里面这么特殊的环境里干活。
  “工资是一个月六百,比你当保安要强吧。”
  我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去了,钱是一方面,跟重要的是,我想着还有好多漂亮女孩也要去上班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0:00 [只看该作者]

  中午十二点,和董玲上了去工地的车。车往猇亭方向开去,到了船厂,就往山里面钻,在山路行驶了半个小时,已经进大山很远了,还是没到工地。
  在车上,听董玲介绍,大致知道了工地的情况。我们要去的工地是一处山水风光很好地方。有个溶洞,还有个湖。一个浙江人看中了这里,准备开发风景区,老田估计牵了线,不知道入了股没有。我和董玲算是靠老田的关系进来的。
  董玲也只知道这么多情况,看她的样子,也没到工地来过。
  和美女聊着天,时间就过得快些。说说闲话,就到了工地。
  我的八字真不好。到工地的时候。工地就出了事。
  我和董玲刚下车,到了公司临时办公的地方,就是这个村以前的一个小学校舍。准备问施工经理在那里,新人报道。
  就听办公室的人说,经理去施工现场去了。出了大麻烦。
  我和董玲就往工地走。溶洞工地离办公室还蛮远,有三四里路。走了几十分钟才走到。
  一群人围在溶洞入口前正在吵架。问了旁人才知道,邻村的一个中年男子说是来找他的弟弟。他弟弟已经失踪几天了,肯定已经死了。尸首肯定在洞里面。要施工停下来,他去找尸首。
  施工停一天要损失多少钱啊,经理肯定不答应。那中年男子和他的一群亲戚就和施工队的人吵起来。
  我也凑着看热闹,问旁边的人,“为什么非要在洞里面找尸首呢?”
  那人很随意的说道:“我们这里人失踪了,最后都是在这洞里面寻尸体的,有什么稀奇。”
  最后经理扛不住了,答应给那个中年男人半天的时间,进洞去找尸体。
  不到半天,两小时后,中年男人和他的同伴就出来了。说是找到了他弟弟的尸体。可又把他弟弟的尸首放在一个非常大蛇皮袋子里,遮遮掩掩的不让人看见。
  经理见事情过了,就不在多事,马上安排恢复施工。群人就又乱哄哄的进了洞,干活去了。我留意看了看那个装尸体的蛇皮口袋。心想,蛇皮口袋再怎么大,装个人的尸首,也太夸张了吧。
  就翘着脑袋望了望,一望,我心里咯噔一跳。果然有问题,那蛇皮袋子也不是很结实,尸体从袋子里伸出一部分。可是,伸出来的不是有血有肉的肢体,而是一截白森森的骨头,一丁点肉都没有的骨头。就是因为骨头的尖利,把蛇皮袋子戳穿了伸出来的。
  我想到了王八交代给我的事情,要我帮他找什么骨头,和这个事情有没有什么联系呢。王八狗 日又没安什么好心。肯定是他知道什么事情,却不告诉我。
  我怎么安顿下来,怎么和经理见面,经理怎么安排我的工作,这些事情我就统统跳过,不细说了,无关紧要的细节全部省略。
  总之我就开始上班了,负责溶洞内的土建施工,技术方面的事情,其实就是个闲差,施工队是外包的,有自己的一套人马。我的工作就是看看混凝土的质量,和栈桥是否稳定,联系一下爆破队安排爆破。
  和我同住一个寝室的也是个技术员,叫柳涛,是电工,他已经干了一个月了,负责洞内的通信照明送电。
  住的第一天晚上,我什么铺盖都没有,跟柳涛挤一张床,他把他的被给了我一半。我和他同龄,都是年轻人,很快就混熟了。
  晚上睡在床上聊天。我提到我今天工地发生的事情。
  柳涛沉默一会,对我说:“你刚到,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乱打听。这个洞反正不好。”
  “不好是什么意思?”我问。
  “我也说不上来,我来了才一个月,洞里已经捞过好几次尸首。”
  “那里是什么尸首撒,明明是。。。。。。。”我话到嘴边咽住。
  “骨头,对不对,我早知道了。”柳涛不说话了,翻身去睡觉。
  我越想越怪,怎么都睡不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0:00 [只看该作者]

  还好工作一切都顺利,就是每天早上进洞,晚上才出来,整天不见天日。施工很紧张,午饭都在洞内吃的。干活的小工很多都是当地人,知道这个洞本来叫喉咙洞,浙江老板来了,非要改名字,把名字换成山鬼洞。
  妈 的两个名字都邪性。
  说说这个洞的地形吧,洞外是大山夹出来的一个山湾,一条溪流就奇怪八绕的在山间流淌,流到这喉咙洞就钻进洞内,成了地下河。地下河顺着溶洞的走向在洞里流。水浅的地方,洞里可以走人。水深的地方,就把洞内给淹了,最后这小溪就从溶洞的另一端流出去。
  就这么个溶洞,被浙江人看中了。要开发。马上就投资,在有地面的地方填混凝土铺路,水深的地方架起长长的栈桥,跟着溶洞的方向走就罢了。
  我去的时候,进洞一两里的栈桥已经修的差不多了,工程已经施工到溶洞的中间部分,要打混凝土铺路。溶洞有的地方地势太矮,就要填炸药把洞壁上方炸开,让空间宽阔点。
  溶洞里的景色一般般,宜昌是喀斯特地貌,类似的溶洞不知道有多少。开发出来的溶洞早就看腻了,我哪里在乎这些石钟乳和石笋。
  就是这溶洞刚开发,千百万年来,没几个人进来过。特别是我现在施工的地方,相当于一个很长的大厅,因为前面一截的洞壁太矮,地下河到了这里就把溶洞的空间全部占据。现在是炸了洞顶,才架桥过来的。以前没架桥的时候,到这里就是个暗河,胆子再大,水性再好的人,也不敢往里面潜水啊。
  每天里就在洞里面看人和砂浆检测混凝土的质量,做试块。上了个把星期的班,我总觉得有些东西不对劲。我对空间的记忆力是比较强的,呆了两天,一路上石壁上的钟乳石和石笋,我基本上都能够记住方位和形状。可是第三天,我就把方位给忘了,这可是怪事,我对我的记忆力产生了怀疑。
  我就刻意的去记石壁的形状和走向,一天下来就记的差不多了。可是第二天,我又发现自己记错了。
  我下了班和柳涛闲聊——我们已经年很熟了,已经算得上朋友。我说我看来是老了,连个路都记不住了。洞里面的方位,我记了好几天,到今天还在记错。明明我记得一个石钟乳,就是栈桥要走完的那个地方,从顶上垂下来的,好大一个,每次走到下面都要撞一下我的头,我非要偏着头才能过去。我偏着头走了三四天了,可今天去上班,那个大石钟乳怎么好像换了地方,往旁边移了将近一米,我别说要偏着头让它,就是要摸它,还要够着上半身。
  柳涛听了还是没发表什么意见。他并不惊异,本来我是想当个趣闻说给他听的,可他毫无反应,我顿时泄了气。我其实对我的记忆力也不是很自信,现在想想,其实那块大石钟乳本来就一直在栈桥的外侧,只是太大了,我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每次绕着头才能过而已。
  又过了几天,我实在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在洞内干活,常常坐在一个小石坑上,那石坑很圆滑,大小也合适,刚好容下我的屁股,石坑在洞内较高的位置,我坐在那里,看着工人干活,舒坦的很。
  可我那天早上怎么都找不到那个石坑了,我所记得的石坑的方位,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群光滑的石头群。我还在否定自己的感觉,肯定是自己又记错了地方。
  怎么自从我进了这溶洞里,就变得浑浑噩噩的呢。脑袋跟装了浆糊似的,什么都记不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7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1:00 [只看该作者]

工人又在跟我扯皮了,原来是已打好混凝土的路面,不知道被谁破坏,我要他们返工,他们不干,要重新算钱。我哪里答应。他们就一口咬定是别人故意搞的破坏。一般人在平常情况下,不会把路面破坏成那个样子的。
  当下我为了,让他们住嘴,带着工人去看破坏的路面,证明是他们的施工问题,导致路面崩裂。可我到了地方,再仔细的一看,心里就知道自己错了。这路面的破损,不是人力能够导致的。因为路基下面的硬石错开了一道十几公分的口子,人没有这么大的力气,也不是混凝土的标号不够。
  我开始怀疑这洞有很大的问题了,难道我们这个地方要地震?我们不在地震带上啊。正想着,洞里突然就停电了,所有的灯泡都熄灭。应急灯全部打开,我心里发毛,不敢再呆在洞内,匆匆往外走,走到洞口,刚好就碰见柳涛扛着一卷电线进来。我忙问柳涛:“你进来干嘛。”
  “里面走的电线又断了,我要去接。”
  “我怀疑洞里有古怪,里面的东西会动呢,那些石头,和洞壁上的石钟乳都会动。”
  柳涛看了我一会,说道:“我知道,我的电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断的。”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奇怪呢。”
  “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柳涛往洞内走去。扔下目瞪口呆的我。
  
  大山深处宁静的小山村,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好多小说的开头都是这样写的。没办法,我也不能免俗。我要说的经历,的的确确就是这样发生的,在大山深处一件怪事接着一件怪事。只是这怪事跟我的到来没什么关系,因为在我来之前,这里就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
  溶洞又出事了,这次是个老头子在溶洞入口的山顶上跳崖,可是没落下来。尸体挂在入口顶上几十米处的灌木丛上,是早上上班的工人发现的。本来一个老头子跳崖不是件很特殊的事情,人老了嘛,如果子女不孝顺,衣食无着的老人一时想不开而寻死,在农村不是新鲜事。可是老头子家人在取尸体的时候,非要把尸体弄到洞里去,洞口的保安不让。就又吵起来。村民动不动就因为死人的事情再溶洞入口大闹,施工经理为这事已经伤透脑筋了。估计也被村民弄的没了脾气。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毫无道理的要求。
  这个事情不对劲,我想任谁都知道了。经理肯定也知道。
  果然,死者的家人在洞里面呆了两三个小时,就又出来。和我预感的一样,老头子的尸体被放在一个蛇皮袋子里,这下不用我仔细看了,光看蛇皮袋子的轮廓,就知道那老头子的尸身,只剩下骨头。
  隔两天听说,另外一个组的某个小伙子和邻居吵架,就为了他的牛吃了邻居家的青苗。用猎枪把他的邻居——一个比他年长几岁的妇女打死了。这是我上班的时候在溶洞里听干活的小工说的,小工基本上当地村民,边干活边喜欢说一些村里的轶事。听小工说的口气,好像挺同情那小伙子的,那小伙子家里穷,被他的邻居欺负惯了。这次肯定是忍无可忍,开枪前,那死者不停的骂他,刺激他,说他熊包,有本事就开枪。那小伙子杀了人也不知道跑,就站在小溪附近不停哭,来了人就向人解释他的委屈。直到警察来了都没跑,根本没反抗就被捕了。
  我心里于预感,估计这个死去的妇女又要被家人弄到洞里来。然后拎一把骨头出去。经理又要伤脑筋了。可是我等了两天,并没有见村民到洞口来闹事。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多余。可是一天半夜,我被楼下的一阵阵人声吵醒。那些人声被故意压的很低,很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动静。
  我和柳涛住的寝室离溶洞不远,是租的一户村民的房子二楼。楼下是去溶洞的必经之路。我探起身,向楼下看着,果然是一群人,抬了个担架般的东西,往溶洞走去。领头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正在和守溶洞的保安说些什么。那保安是当地人,看情形好像很听从中年人的安排,还给他们打电筒带路。
  我好奇又恐惧,看了好久。都没发现柳涛什么时候也坐起来,够着窗台在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8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1:00 [只看该作者]

  我到了这里有一个多月了,发现这村里特别喜欢出事。动不动就什么人死了。可是村民们,全都觉得很正常,一点都不诧异,说这些事的时候就是在聊家长里短一般口气。
  只有我天天疑神疑鬼的,反而不正常了。我也不敢再问柳涛关于死人的事情。
  不过我想起了来之前,王八说的事情,说溶洞里刨出来过什么东西的骨头,就拿这事问柳涛。
  没想到,这次柳涛没有跟我卖关子。也许是我们关系已经很好的原因。柳涛看中了一个出纳,也刚招聘来的。我不停的给他支招,教他和那出纳套近乎。我的办法很管用,这两天,柳涛和那个叫娟娟的出纳,关系急速升温,两个人好的不得了,搂搂抱抱的都不避我。估计再过两天,柳涛就要赶我出寝室了。如果真的到这地步,柳涛肯定对感激涕零。
  柳涛对我说:“你说的那个挖出骨头的事情,是怎么知道的。经理对所有人都打了招呼的,绝对不能外传。”
  我也故作神秘,高深的笑笑,装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有没有。”
  柳涛想了一会,对我说,“明天中午你出洞来吃饭。我带你去看骨头。”
  
  第二天中午,柳涛带我去看从溶洞里挖出的骨头。我跟着他,没想到他径直走到了公司办公室,也就是这个村的老校舍。
  没想到骨头还没看见,倒是先看见董玲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