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3367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宜昌鬼事-----蛇从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5:00 [只看该作者]

  “呜呜。。。。。。”董玲在我怀里哭着。我不说话,闷着占便宜。
  “别哭了。”柳涛在喊,“别着急。”
  “谁在哭啊,娟娟,不用怕,我们正在想办法呢。”王八这时候还知道安慰人。
  “我没哭啊,我没事。”娟娟的声音很轻松:“玲玲,你没事吧。”
  “呜呜。。。。。。”董玲都吓的不干说话了,就在我怀里哭。我又把她抱的紧了些。这是真的想给董玲一些安慰,不是单纯的想占便宜。
  “不是娟娟在哭么?”王八又在喊。
  “玲玲,你安静些,哭得我们心都乱了。别哭了好不好?”娟娟劝董玲。
  的确,董玲的哭声依依呀呀的听着实在是瘆的慌。
  “我没哭啊,不是你在哭吗,娟娟。”这是董玲的声音,可声音不是从我旁边发出的。听方位应该是在王八旁边。
  “呜呜。。。。。。。”我身上的董玲还是在哭。哭声在董玲讲话的时候,并没停止。
  “玲玲,你上来了么?”娟娟又问道。
  “是啊,我在王师旁边。”
  娟娟在石壁上面,和柳涛在一起。而董玲在王八旁边。
  那我抱着的董玲,是什么。。。。。。。。。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脑袋一片空白。
  “呜呜。。。。。。。。”我身上的董玲,仍然在哭着。
  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在血管里仿佛结了冰。我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别尿裤子,别尿裤子。。。。。。”
  
  我浑身僵硬,想把抱在怀中的董玲——哦,不是董玲,谁知道什么东西——丢开,扔到水里去。可心里在这么想,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身上的类似于董玲人体,还在嘤嘤呀呀的哭。现在听到她哭的声音和刚才又是另一番滋味。刚才是以为董玲这个大活人的声音。现在谁知道从这洞里冒出个什么怪物出来,钻到我怀里鬼哭。
  那个在哭的东西,头发垂了下来,我闻到一股潘婷的香味,潘婷的香味我很熟悉,每次都能从董玲的头发上闻到。难道在我身上的还是董玲。
  那王八身边的是什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5:00 [只看该作者]

  我对喊道:“王八,董玲是不是在你身边。”
  “是啊。”王八喊道,“我现在牵着她呢。”
  “你摸她的脸。”
  “你小子有毛病是不是?”王八不耐烦。
  现在大家都在洞内,相互都成了瞎子。都看不见对方。
  “柳涛,你和娟娟没事吧。”
  柳涛说:“没事呢”,他估计现在心情好的很。只要不出声,他和娟娟想干什么都可以。
  我也噤声。想听明白身上的董玲的声息,我现在又点相信她是董玲本人了。胆子大了点,可以思考一下。
  在无尽的黑暗里,无端端的多出了一个人。这洞里到底有什么啊。王八这么热心的要进来,却让我遇到这种怪事。
  我强迫自己,把手从董玲的腰往上移,很想摸她的脸,但又非常害怕,手就在她身上移动地很慢。
  “你个混蛋,到这时候了,还耍流氓!”哈哈,是董玲在我身上说话的声音。虽然带着哭腔,还是董玲的音调和语气。
  我一下精神就放松了,身体瘫软,双手摊开。感觉比占董玲的便宜还爽。
  原来真的是董玲。
  董玲翻了个身,好像在我身旁坐下了。
  我连忙大喊:“王八,你身边到底是谁。”
  “董玲啊。”
  “刚才她说话,声音是从你旁边发出的吗?”
  “我那里有精神注意这些。。。。。。。。你什么意思?”
  “现在有两个董玲。”我喊道:“你身边的那个是假的。”
  “你小子瞎说”——“你别吓人好不好!”——“你才是假的呢,混蛋!”
  王八,娟娟和王八身边的董玲三个人同时说道。
  我的心一下就紧起来。连忙离董玲的方位远一点,脚一踢,碰到了董玲。
  “你找死啊,踢我干嘛?”
  我要疯了。
  “疯子,你身边有人!”王八听到了我身边董玲的说话声。
  “你听不出来吗,我身边的是董玲啊。”
  王八不做声了。估计他现在跟我刚才一样,正在经历强烈恐惧的煎熬。
  “电筒,电筒还没弄好吗?”王八的声音颤抖,口气已经是在哀求柳涛。
  要是现在有灯光就好了,照一下,那个董玲是真的,就能看个明白。
  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因为没有光源。在这黑漆漆的溶洞里变成无比艰难的事情。
  “我们同时摸董玲的脸,好不好?”没有任何鬼怪能模仿真人的面孔。恐怖电影里,鬼装成真人的情节都是扯淡。鬼是没下巴的。我和王八都知道这点。
  要是多出来的董玲不是鬼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6:00 [只看该作者]

  对王八喊道:“我们一起动手,一,二,三。。。。。。。”
  其实我没动,我指望着王八摸他身边的董玲,他摸出来了,我就没必要去冒险了。
  很奇怪的,我和王八大声商量着要摸董玲。董玲却一句话都不说。
  隔了几秒钟,洞内一片死寂。
  “怎么样?”我和王八同时问对方。
  两个人都楞了一下,原来王八也跟我一样的想法,指望我摸身边的董玲,等结果呢。
  “就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和王八异口同声的骂对方。
  我正想再骂王八几句。
  王八突然发出一声嚎叫——“啊。。。。。。。。”
   “怎么啦?”
   我听到噗咚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掉进水里。我急了:“王八,到底怎么回事?”
   王八哭了:“董玲。。。。。。董玲只有一个条胳膊了。”
   估计是刚才王八突然发现董玲只有一个胳膊,吓的魂飞魄散,把手上抓住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胳膊给仍到河里。
   “嗨。。。。。。。”我长叹一口气,原来还是王八牵住的董玲是怪物。
  王八把那个也许是胳膊的东西扔到水中不久。我感觉浑身上下在抖动,不对,不只我自己在抖动,是整个皮划艇在抖动,还是不对,是整个河水都在抖动。
  我不知道河水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正常的水波流动。我清晰的听到“沙沙”密集响声。那声音来自于水下。
  就是傻仔也知道呆在艇上很危险了。
  我对董玲喊道:“别呆在艇上了,我们也爬上去。”
  董玲没回答。
  “快点,”我催促道:“别磨蹭。”嘴里说着,手就去拉董玲。
  可是董玲不知道是爬洞壁爬怕了,还是认为我又趁机占她便宜。竟然躲着我,我手往她的方位挥了两下,都没触到人。
  我急了,往董玲的方向双手乱挥,我心一紧,换了几个方位双手挥动。
  这下轮到我大叫了:“董玲不见啦!董玲掉水里啦!”
  我顾不得水下沙沙的声音。趴在董玲刚才坐的地方,手伸到水下,胡乱的挥动。希望能把董玲救起来。手臂在水里不停的碰到游来游去的某种鱼类生物,那鱼很密集,
  我准备下水去捞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7:00 [只看该作者]

  王八在上面大喊:“疯子你别慌,你千万别乱动。”
  “董玲掉水里啦,我们怎么交代!”我焦急万分,没有了主意。
  “反正你现在不能下水。”王八的语气非常坚决,难道他知道什么蹊跷。
  我的手还在水下摸索,突然就碰到了类似衣服的布块,我连忙提起来,却大失所望。提的东西很轻,如果是人,没这么轻。我一下把那东西提出水面,拿到胸前,手中捏着的是一截袖管,里面是细长的骨头,人手臂的骨头。
  我“呀”的喊了一声,连忙把这截骨头扔开。
  柳涛在顶上喊“你们到底出什么事情啦。”
  “董玲不见啦,掉水里啦,我们怎么跟人交代啊。”我在洞里竭斯底里的喊着。
  “这是怎么啦,”娟娟哭起来:“到底是什么古怪啊。”
  “董玲——董玲——董玲——”我们三个男人一起在黑漆漆的洞内喊着。
  “你们别喊了。”娟娟制止我们的叫喊。其实我们对找到董玲已经没抱希望了,只是借着喊叫发泄心中的恐惧。
  娟娟接着喊道:“刚才我好像在这个岔洞里看见玲玲了。我看见有两个玲玲,才吓得喊出来的。”
  原来刚才娟娟叫了一声,是这个缘故,而且害的柳涛把应急灯给弄掉了。
  娟娟这么一说,我们就安心多了。只要董玲还在,管她是真是假。总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要好。
  我的心也踏实多了。却没想到,现在最危险的反而是我自己。
  皮划艇下的水,翻滚起来。把皮划艇掀的晃来晃去。我用手去扶艇舷,手掌却按住了一个东西。像鱼的身体有鳞片,也像青蛙有腿,我摁住那动物,猛的感觉到那动物的脖子好长,回旋起来把我的手腕给绕住。
  然后狠狠的在手臂上咬了一口。我疼的厉害,把那动物往石壁上反手拍去,很用力,一下就把它给拍死了。
  ——冉遗——
  “王八,快拉我上来。水里有怪物。”
  “你在那里,快把手递给我。啊呀。。。。。。。”王八也尖叫了一下。
  王八荷荷几声,然后快速对我说道:“疯子,你记不记得,冉遗怕什么?”估计刚才那种动物也对王八不太客气。
  “你他 妈 的不是看这些古书吗,冉遗这东西当年还是你告诉我的。。。。。。。。”我说不下去了,我能感觉有无数个冉遗往皮划艇上在跳,从水里直接跳上来。
  原来上古的一些动物,并非如我们常人想象的那么巨大。从我刚才拍死的那只冉遗感觉来看,也就是巴掌来大的动物,只是脖子长点。
  我想起了那些村民从洞内抬出的白森森的骨头。明白了为什么。
  想到自己也要步那些尸体的后尘。内心里恐惧感上升到顶点。这不是对陌生怪物的恐惧,而是对死亡的恐惧。想着这成千上万的嗜血冉遗,过不了多久,就会扑上来,把我吃的只剩下骨头。任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越来越多的冉遗跳上皮划艇,我不停的用手去拨,可是没有用,腿上和背心,已经被咬了好几口了。王八也在啊呀呀的叫唤,估计他也跟我的情况差不多。
  “就是你撒,非要进来,老 子。。。。。。。”我现在十分怨恨王八的好奇心要把我们都害死在这里了。“你倒是想想办法,你平时不是很牛 比的吗?”
  娟娟听到我和王八的惨叫。吓得哭起来。
  没想到能解救我们的,是柳涛。
  我们听到了几声尖锐的口哨声。是柳涛那边发出来的。不晓得是柳涛用嘴吹出来的,还是用的什么口哨之类的东西。
  几声口哨声响过之后,咚咚的响声不停。都是那些冉遗蹦回河水的声音。持续了分把钟,河水又回复的平静。
  洞内又变得静悄悄的。我和王八满是疑惑。柳涛一个电工,怎么会懂得驱退冉遗的方法。我和柳涛很熟,知道他是电子中专毕业的。怎么会这么厉害,懂得我和王八都不知道的法术。看来人都是有秘密的,我自认为对他很了解了,谁知道他还会这一手。
  柳涛说话了,声音很沉着:“徐哥,你的打火机呢。”
  娘 的,我怎么把我身上的打火机给忘了。看来我真是没见过世面,一遇到麻烦事,就手忙脚乱,没了方寸。
  我掏出打火机,啪啪两声,心里想着:别在这时候,连打火机都坏了吧。
  还好,第三下,我把打火机打燃了。虽然打火机的火焰很低,但在这漆黑的洞内,在我们看来,无疑比100瓦的灯泡还要来的明亮。
  溶洞仍旧是我们刚进来的情形,那些无数的冉遗,一个都没见到。我在艇上,王八在凹坑里,最上面的是娟娟和柳涛,他们站在岔洞的入口处。
  我吓的厉害,对他们说,“你们快下来,我们走吧。”
  “不行”柳涛说道:“娟娟说董玲还在岔洞里面。我们不能丢下她。”
  “谁知道那个董玲又是什么东西。。。。。。。”我着急了:“你们不走。我就自己走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7:00 [只看该作者]

  “你慌个什么,”柳涛恶狠狠的对我说:“没有我,你出的去吗,你知道路吗?你自己走不到几米,皮艇就会被石头卡住。”
  我想了想,也是,再说现在把董玲丢在洞里,我们自己出去。确实太不够义气。
  “把打火机给我。”柳涛又喊道。
  我老老实实的把打火机递给王八,王八慢慢顺着凸壁爬到洞顶的岔洞口,和娟娟柳涛站在一起。又是我一个人被甩在一边。孤零零的坐在皮划艇上。想着刚才那些恐怖的冉遗,坐立不安。
  “你在艇上呆着,别乱动啊。”柳涛交代我。然后我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他们三个人进到岔洞里去了。估计岔洞进口就是个拐弯,不然怎么一点光线都漏不出来。柳涛倒是聪明的很,没了灯光,我就算是想丢下他们逃跑,也跑不了。
  我又在这孤独黑暗的环境里等待。恐惧感把我严严实实的笼罩。
  我对着洞顶喊道:“你们到是出个声撒,我一个人。。。。。。好怕。。。。。。。”我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也不怕他们取笑。
  可是没人搭理我。只有我说话的回声,在洞里回荡。我一动都不敢动。静静的呆着。耳朵里响着那种极端寂静的嗡零声。
  
  终于听到他们三人的说话的声音了。可听到后,我并没有放下心。而是更担心了。因为他们说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
  “董玲在这里。”这是娟娟的声音,我的心放下了,总算找着董玲了。
  “呜呜。。。。。。”是董玲的哭声。
  “原来。。。。。。原来。。。。。。是这么个东西。。。。。。”王八的声音。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别的物事。
  “黄经理说的没错啊。”娟娟的声音,她说的黄经理是我们的施工经理,黄经理跟她说过些什么啊。
  “不能碰!”柳涛在大喝。娟娟和王八在碰什么。
  “我只是看看。。。。。。。”王八看来对某个事物很感兴趣。
  “对呀,只是看看。”娟娟也在附和王八。
  “不行!”柳涛看来动手了,好像把王八打倒在地上,王八在呻吟。
  
  “你们在干什么?”我无所适从,哀求他们:“你们别闹了好不好?”
  他们看见了什么。让王八和娟娟如此兴奋。而柳涛为什么阻拦。
  我脑袋要炸了。
  我忽然觉得皮划艇在上升。好像水里有东西把皮划艇往上在顶。
  我连忙喊道:“你们别闹了,水在望上漫,我们要淹死在这里啦。”
  这下,他们几个人才没有在胡闹了。静了一会,我又看见了火光隐隐从洞顶冒出来。他们出来了。柳涛和王八两人扶着董玲,娟娟拿着打火机。
  他们艰难的从凸壁上缓缓往下走,皮划艇已经和凹坑一般高了。
  
  
  
  
  
  王八和柳涛把董玲递给我,我接董玲的时候,仔细看了看董玲,这是有电筒灯熄灭后,我第一次看见她。我看着董玲,真真切切的是她,没错。那刚才我和王八身边的到底什么东西?
  娟娟也被吓住了,不敢往皮划艇上跳,“我们干脆在这里等吧,保安看我们没出去,会叫人来救我们的。”
  “哼哼”我们三个男人同时冷笑。河水已经升的很快,这跟溶洞在此处很狭窄有关。我们得快点走,那里等得到洞外的人来救我们。
  五个人又回到皮划艇上。这次不用柳涛提醒,我就用木桨在水里狠狠的划着。
  “啊——”娟娟又发出一声尖叫。打火机又熄了。
  “怎么啦,怎么啦?”我们慌忙问道。
  “没什么,打火机太烫了。”娟娟解释。
  “别停下,快划。”柳涛催我,“我们惊动它了。”
  “惊动什么了?”
  柳涛却学王八卖关子,什么都不说了,只是催促我快点划。
  娟娟又把打火机打燃。靠着这点光线,柳涛看明水路,用手扶着石壁,调整前行的方向。
  终于皮划艇走过了这段狭窄的河道。溶洞又到了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前方已经有一点隐隐的白光,那是溶洞的出口。
  我看到出口,顿时来了精神,两个手玩了命的划木桨。
  皮划艇的速度快了很多。大家都心安多了。
  除了柳涛。我看见柳涛的脸板得死死的。难道还有什么危险的事情等着我们?
  我真恨自己是个乌鸦嘴。怕什么来什么。
  溶洞到了此处,虽然宽阔,但都是地下河的水面,我在皮划艇上,看着洞顶垂下的石头,还有从水底冒出的石笋,诡异非常。
  那些石头开始动了,开始很慢,我要很仔细才能察觉。可是过了几分钟,连王八和娟娟也主意到。
  我们又开始喊叫起来。除了昏迷的董玲,还有冷静的柳涛,柳涛仍然在熟练的摆弄皮划艇的前行方向,一点都没慌张。
  溶洞整个空间都在扭曲,蠕动,石头在不停的变换方位。洞壁的收缩,如同在吞咽什么东西。
  喉咙洞。
  我想起了这洞以前的名字。再对溶洞的空间记忆一一回想,这个洞从入口开始,到这里,真的很像一个喉咙。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喉咙里。校舍被我发现的牙齿,是属于这个喉咙的。
  这个洞就是个动物的喉咙。那动物就是: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7:00 [只看该作者]

  冉遗!
  原来真实的冉遗,竟然有这么大,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上古神兽,真不是盖的。
  柳涛从怀里拿出个竹节,很短的竹节。吹起来。就是刚才驱赶小冉遗的哨声,又响起了。溶洞扭曲的节奏,变缓了一些。
  我拼命的划,可是皮划艇定在原地,动不了。
  现在已经离溶洞出口只有几十米,可以隐约看见洞内的场景了。我检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发现,一个石头从水下顶起,把皮划艇弄搁浅了。
  溶洞的石壁又开始扭动起来,那些巨大的石钟乳开始用怪异的方式,移动起来。柳涛很明的吹那个竹节,也没有用。
  河水开始翻腾,如同水开了一般。巨大的泡泡从水下冒起来。咕咚咕咚的响个不停。
  “搁浅了。怎么办。”我问柳涛。
  柳涛说道,“下去个人,把艇举一下。”
  我正在犹豫。
  “你别下去,”王八自告奋勇:“我来。”
  王八水性很好,当年我们在沙市读书,常常横渡长江游到对面的太阳岛上去玩。玩好了再游会来。可现在这地下河的水,如此诡异。实在是比长江的漩涡凶险多了。
  王八脱了上衣。跳到水里,我都来不及劝他。
  
  
  
  王八下了水,在艇边的水面上只露出头颅,双手在艇下拼命往上举。我也要下去,却被王八阻止,“你绝对不能下水。”
  我趴在艇上,其他三人靠在另一边,好让皮艇被石头搁浅的这边能翘一点。我面朝王八,手里握着打火机,看着情况。
  火光微弱,三米外就看的很模糊了。
  王八还在一下又一下的掀皮划艇,皮艇慢慢挪动点位置。再来几下,皮艇就可以蹭过石头。
  我跟王八帮忙,拼命的用手拉艇舷。突然我看到前方的水面。仿佛被什么东西划过,水线分开。
  我的腹部紧缩,全身的肌肉绷紧。这是对危险的本能反应。
  “快上来。”我边喊,边用手拉住王八的胳膊。想把王八提起来。
  王八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在往艇上爬的时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个鱼身蛇头的怪物从水里钻了出来。这是我们第一次真切的看见冉遗。看来这个大溶洞里有无数的冉遗存在,这个算是比较大的。有一头猪的大小。那这个溶洞本身就是冉遗,又如何解释呢。
  冉遗的头颈抬起来,把我们一艇的人看着。它没有眼眶,而是类似于变色龙的眼睛凸出很多。两个眼睛可以同时以不同方位转动。可现在它没有,它两个眼睛都把我们盯着。
  面对这么大个动物,我当然害怕,但还是勉强把王八拖上皮划艇。
  现在溶洞里的石头移动,不是最让我们担心的事情。最担心的事情,是眼前的这个冉遗会怎么对付我们。以它的体型来看,掀翻我们的小艇,轻而易举。
  王八嘴里吐出水,慌慌的说道:“把骨头给它。”边说,从裤兜里掏出了我给他那截类似骨头的石英石,朝冉遗扔去,冉遗稍稍晃动脑袋,把那石英石给轻轻衔住。原来是王八身上的这块石头,把它给引过来了。冉遗仍旧没有动,还是看着我们。娟娟也把柳涛给它的石英石扔给它。
  冉遗含着两块石英石。矗立在水面上一会。虽然只有一会,但我觉得跟几个小时一般漫长。我们都瑟瑟发抖。
  最后,那动物缓缓沉下水去。消失了。
  洞内石头在继续移动,空间在不停的变换形状。凑巧我们皮划艇下的石头又沉下去。小艇得了自由,在我的奋力划动下,向洞口飘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8:00 [只看该作者]

  终于出了溶洞,洞外一片光明,明亮的太阳把我们照着。我从来没有觉得阳光又这么的亲切。我们的皮划艇在溶洞外的湖水上随意飘着,不远是铁道,火车行驶,拉出轰鸣的号声。让我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董玲也醒了。
  王八问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到那个岔洞里去的。董玲说,她在钻爆破所在的缝隙的时候,爬着爬着就到了一个漆黑的地方,前后都没有我们在。她吓坏了,就拼命的喊我们。可是没人答应,她什么都看不见,就只有哭。直到柳涛和王八找到她。
  我和王八面面相觑,董玲根本就没有跟我们上皮划艇,可是后来竟然连续出现了两个董玲。都是假的。我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近董玲坐过去,安慰董玲,我闻到了董玲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不是潘婷的味道,是舒蕾的柠檬香。在明亮的光线下,看见董玲的衣服也扯破了,一只袖管从上臂开始,无影无踪,露出白皙的胳膊。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盖住董玲。
  
  我们把皮划艇划到岸边,弃了艇,爬山向回走去。
  娟娟走得慢,要我们等等她,柳涛不理会,径直一个人走在前面。柳涛怎么就变了个人,竟然对娟娟爱理不理的样子。
  王八停下来等娟娟,我和董玲也等着。柳涛走得快,顺着山路走了,和我们隔了好长一截距离。
  “你也知道溶洞里的那个东西?”王八问娟娟。
  娟娟不说话。
  “你们到底看见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田经理不也是想要那个东西吗?”娟娟不屑的说道。
  听了娟娟的口气,我明白了。妈 的,田叔叔和浙江老板都想要洞里的什么东西。怪不得王八和娟娟都对洞里感兴趣,要进去看。一个公司的出纳,那是一般的财校生能当的,肯定是浙江老板的亲信。
  我看着娟娟,觉得她的心思好深,比王八和董玲都要深。人真不可貌相,这么个可爱的小姑娘,居然就知道和柳涛套近乎,利用柳涛熟悉洞内的情况,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
  我心里鄙视娟娟的为人,看着她无邪俊俏的脸孔,心生厌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29:00 [只看该作者]

  这个事情就这样过了,公司里没有任何人问起我们进洞的事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王八临走前也交代我不要乱说话。
  和柳涛还是天天在一起,我们之间也对这事闭口不谈。我知道柳涛肯定对娟娟利用他耿耿于怀。不愿意刺激她。娟娟也来找过柳涛一次,我知趣的走出房门,隐隐听到娟娟说:“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这件事,只有我得了好处,董玲对我不再是以前那样爱理不理的,和我有说有笑的。看来一起共过了患难,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会拉近些。
  我主动提出不想在洞内工作了。经理很爽快,安排我在洞外负责施工道路。刚好要在溶洞外的小溪筑个小水坝。我就专门负责水坝的工作。
  洞内的施工还在继续,在炸炮之后的大石头上,又搭了一个小型码头。弄了两条木船进去。船下水的时候,排场很大,我也进去了。一群人在洞内炸鞭。溶洞里嘈杂不堪。
  
  水坝的工程是杨泽万请的施工队施工的。好歹也是这个村的主任,怎么也要利用职权,接点活,赚些钱吧。
  水坝请的葛洲坝的一个技术员来设计的。就这么小河沟,能有什么设计。
  就是为了控制小溪河水的流量,免得河水涨跌不稳定,影响溶洞的水位。
  杨泽万也太贪钱了,水坝制模后,倒混凝土我交涉了几次,混凝土的标号太低。建水坝混凝土的最低标号应该不低于425,可是杨泽万弄的混凝土用的是325的水泥。并且混凝土的配比,砂石比例太高,用的也不是瓜米子。
  杨泽万请我到他家吃饭,给我塞了一条红塔山。吃饭的时候,柳涛也在。
  杨泽万给对我说:“这个河沟子这么浅,水坝的事情,水泥标号低点,也影响不了什么。小徐你别太计较了,又不是修三峡大坝。”
  我默不作声,总觉得这样不好。在打算是否把这个事情告诉施工经理。
  杨泽万看我还在犹豫,接着说:“现在混凝土一个方,公司只给180的价格,你算算,我总不能亏着干吧。”
  我心里计算,的确,180的价格肯定是亏。杨泽万不耍点手段,那里能赚钱。
  心想,这个水坝建起,估计一年到头都用没什么用处。就是个摆设而已。就不说话,和杨泽万干了一杯。杨泽万高兴坏了。连忙叫他堂客给我斟酒。
  可杨泽万实在是太过分,在浇筑水坝中间坝体的时候,竟然拉了一车直径超过30公分的石头来填筑,这下我就不依了,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这么做的话,坝体根本无法承受五米以上的水压。
  杨泽万见我要动真格的啦,连忙叫人停工。当这我的面安排另外取石。
  可第二天早上,这坝体的施工就结束了,他们连夜加了班。我看着停在一旁的空货车。知道被杨泽万耍了。我去告诉了施工经理。
  可是施工经理把我骂了一顿。说我工作不负责。杨泽万也矢口否认,还信誓旦旦的说,要么把倒好的混凝土刨开,让我们看个究竟。
  这下我把他们都得罪。经理肯定不愿意把干好的工程又拆了重来浇筑。浪费钱太多,这个责任,他也承担不起。只好不了了之。
  我看着杨泽万脸色的坏笑,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心想让这个老狐狸占了大便宜。
  却不知道,杨泽万的心思,并不只是贪钱这么简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9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32:00 [只看该作者]

  工程终于在过年后竣工。还没有出正月,公司准备着开业典礼。
  虽然还是冬天,但从正月初九开始,就不停地下雨,一直下到风景区临开放了,还是没停。风景区虽然要开放,但实际上有很多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善,很多道路旁边都还是裸露的山地和泥土。雨水这么长时间地冲刷,风景区很多地方都泥浆漫溢,狼狈不堪。经理专门请了几十个村民不停轮换打扫。
  有的村民在私下里传一些留言:说是开发这溶洞,坏了本地的风水。所以今年的气候就反常,本不该下雨的腊月和正月,连连续续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冬天也不结冰,也不下雪,今年的油菜和橘子肯定要欠收。
  村民对我们也不友好,特别是没有在工地上揽到活的,经常出言不逊骂公司的工作人员,甚至工地上隔三差五的丢东西,不是电缆少了几十米,就是钢筋丢了几百公斤。
   不管多么艰难,终于到了风景区开放的这天。
  正月廿六,节气:雨水。
  公司在旅游区的一个广场举行开业典礼。村民都到了,都聚在广场上。公司的普通员工,也夹着站在人群里。
  典礼的主席台上,公司的董事长——一个身材高大的浙江人坐在正中。紧挨着董事长左首的,是田叔叔。另外一边是区招商局的一个女办事员。再就是施工经理、杨泽万依次排开坐着。其他的一些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要么是村里的干部,要么是公司里的人。
  王八这小子竟然也混到主席台边子上坐着。还在悠然喝着矿泉水。我正在打量这些领导。忽然看见一个身影,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好像在那里见过,这个身影应该是我记忆深刻的人,不然我不会只看到一眨眼,就能记起。我正在绞尽脑汁的回忆那个身影属于谁。
  开业典礼开始了,董事长开始讲话。无非就是和村民共同开发,共同发展之类的漂亮话。区招商局的女办事员也讲话,赞赏董事长对地方的投资,一定大力支持云云。。。。。。。
  开业典礼正进行着,雨下的忽然大起来。本来只是小雨,有的人都没打伞。这时候的雨竟然比夏天的雷暴还要来的猛烈。雨水瓢泼的往下落着,越下越大,一点都没有止住的意思。
  村民们大多都没带雨具,纷纷散了,只有三四十人留在广场上,冬天了穿着雨衣也挡不住雨水。大家都冻得发抖。
  我寝室离广场近的很,早早的就从房东那里借了一把雨伞。本想和董玲共一把伞的,可是董玲在主席台上。我不好意思喊。
  主席台上临时搭了个雨棚,里面的人淋不着雨。可毕竟简陋,雨水从多处往下漏。于是干地方都被领导们占据。很多人就不停的变换位置,躲避雨水。没什么人认识王八,谁都不卖他的帐,他被挤来挤去,身上都淋湿了。我向他招手,要他下来。
  王八到了我这里,跟我共一把伞。
  柳涛在旁边突然嘴里一声咒骂,把伞收了,向主席台走去。看样子脸色不善。我忽然又看见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了。这下我看的很清楚,因为那个身影并没有再消失。那个人是个跛子。
  罗师父。
  为什么我看着罗师父总是一个身影呢,老是把他看不清楚。他身上任何部位都是模模糊糊的。罗师父现在站在董事长和田叔叔后面不远处。他身边一两米的范围,都没有人,因为他头顶上漏雨非常严重,不亚于外面的雨水。而罗师父身上并没有被雨淋到的痕迹。
  “田叔叔怎么和罗师父搞到一起了?”我问王八:“这个人怪的很,不晓得来历,他用人傀养稻草人的蛊,是很邪的法术。不是好人。”
  “田叔叔自从儿子出了那档子事之后,人就变了,变得很信鬼神那一套。不是以前的那个老党员了。”
  我猛然惊醒,问王八:“田叔叔找罗师父到这里来,是不是跟溶洞有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10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33:00 [只看该作者]

  王八不回答我,我追问:“那个罗师父当初干那么恶的事情,田叔叔怎么还会相信他。”
  “我哪里知道这些。”王八的口气很冲。
  “那这个溶洞的事情,你总该告诉我了吧。”
  主席台上田叔叔在发言了,他发言的内容和董事长的思路完全一致。看来王八前段时间说他们不和,现在已经解决。也许解决的关键就是罗师父都说不定。
  王八对我说道:“这个洞,的确是冉遗不错。”
  “那我以前还天天在它喉咙里呆着。。。。。。。”我虽然已经大致知道,但听了王八证实,还是很后怕。
  “这么大的冉遗,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万年,时间太长,它的躯干已经和大山的山体融为一体,无法分割。身体变得石化,虽然还是活的,但已经不能随意的动弹。”
  “怪不得,幸好它在受惊扰的时候,只能有限的移动某些石壁。不然我们早惨了。”我明白了去年刚施工的时候,为什么洞内的石钟乳经常变换方位。还有,那些路基为什么经常断裂,原来是冉遗自身在抖动自己的喉咙。”
  “这也许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冉遗了,它应该不会伤人的,活了几万年的生物,身体的反应应该是很迟钝,不是我们的时间概念能理解的。”
   “你和娟娟当初在溶洞里看到什么东西?”我想通了,“王八是帮田叔叔在找;娟娟利用柳涛,帮董事长在找。”
  “娟娟当天看见那东西的时候,很兴奋,我就知道肯定是董事长交代了她找那个东西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
  “几万年的生物能存活至今,身上的某些部分,绝对是非常的不一般。”王八说话的声音很低,跟自言自语一样:“要维持一个生命持续这么长时间。。。。。。。”
  “你们就是要去维持冉遗几万年生命的东西!”我有点激动:“田叔叔和浙江人这么能这么干?一定是罗师父怂恿的。”
  “你错了。事情没这么简单。”
  “不知道浙江人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然后出钱来投资,开发溶洞。估计后来是资金不足,他找到了田叔叔。田叔叔在调查投资状况的时候,也隐约知道了浙江人的真实目的。”
  “帮田叔叔调查的人,就是你吧。”我对王八说道。
  “怎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人多了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你们就知道了这洞里的东西,想把他弄出来。”
  “是的。”
  “就是那天在洞内你和娟娟要去摸的东西,却被柳涛阻拦。”
  “柳涛也很奇怪,他为什么压阻止我们。”
  “肯定是你们碰了那东西,会莫大的危险。柳涛才阻止你们的。”从当天柳涛的表现来看,柳涛肯定是知道溶洞里各种危险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