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3366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宜昌鬼事-----蛇从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4:00 [只看该作者]

  老婆婆的儿子也吓住了,坐在地下,往后退。
  望开仁对他妈说道:“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供你吃供你喝,你的钱又没有只给我一个人。”
  “你是我儿子啊”
  望开仁说:“你还有两个姑娘撒,你又不只是生我了一个!”望开仁说:“你去找你的姑娘去。”
  “我不是已经把钱都给你吗?”
  望开仁说:“你才给了我多少钱?”望开仁说:“你到底。。。”望开仁说:“还藏了多少钱。。。”望开仁说:“你的钱呢!。。。”望开仁说:“你这个。。。”望开仁说:“老不死的。。。”望开仁说:“怎么会。。。”望开仁说:“只有两千块。。。”望开仁说:“的私房钱。。。”
  “仁伢子,我真的只有这么多钱了,已经给你了。”
  杨翠凤说:“妈。。。”杨翠凤说:“不怪我们。。。”杨翠凤说:“心狠。。。”杨翠凤说:“你把钱。。。”杨翠凤说:“都给了外人。。。”杨翠凤说:“只给。。。”杨翠凤说:“我们。。。”杨翠凤说:“这么点钱。。。”杨翠凤说:“你儿还有。。。”杨翠凤说:“几天活撒。。。”杨翠凤说:“把钱藏着。。。”杨翠凤说:“干嘛。。。”
  我恨恨地看着这对不孝的儿子媳妇,喉咙咯咯的响,极力忍着喊话的冲动。
  两口子看着我,吓得说不出话,只是咚咚的给我磕头,磕了几下,又掉头给棺材磕头。
  望开仁说:“这个月。。。”望开仁说:“的油米都。。。”望开仁说:“给你了。。。”杨翠凤说:“妈。。。”杨翠凤说:“我们家里的。。。”杨翠凤说:“情况。。。你又不是。。。”杨翠凤说:“不知道。。。”杨翠凤说:“说好了。。。”杨翠凤说:“一个月二十斤米。。。”杨翠凤说:“一斤油。。。”杨翠凤说:“你把钱给谁了。。。”杨翠凤说:“就找谁去。。。”
  “我好歹也是你们的妈撒。。。。。。。就忍心我饿死啊?”
  望开仁:“你死也死到外面去!”
  我手中的那个怪东西,突然使劲挣扎,在我手心踢动。我感觉那锋利的金属甲壳要把我手心割破了,我松了松,用指头捻住那东西。
  现在看清楚了:是个金闪闪的钉锤邦邦(宜昌方言:金龟子)。
  老者兴奋的大叫:“给我,快把它给我!”把手凑了过来。
  我手一紧,又把那钉锤邦邦死死攥住。我看着老者,缓缓摇摇头,“没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4:00 [只看该作者]

  我把头一扭,看见老婆婆的幺姑娘,正趴在棺材顶,那黄裱纸轻轻擦拭老婆婆口鼻中、眼角边的血,嘤嘤的哭。
  望开玉说:“妈,你吃了饭没有。这么晚了走这么远干嘛?”望开玉说:“妈,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信什么洋鬼子的教撒。”望开玉说:“当初就叫你莫把钱给那个神经病神父,那是个疯子,你偏不相信我。”望开玉说:“你现在倒好,没得钱了,也不见那个神父来给你碗饭吃。”望开玉说:“你还不是要来找我们。”望开玉说:“这世上,那个能靠的住哦,除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望开玉说:“可是你也晓得,我嫁到这家了,日月也不好过,你女婿已经出门到浙江打了两年工了。”望开玉说:“勤扒苦挣弄点钱,都要给你孙子上学撒。”望开玉说:“你儿莫哭了,你儿吃了饭,先回去,我明天去找哥哥去”望开玉说“他和嫂子太不对了,怎么能把你赶出来呢。”
  我的眼光划过棺材,看见了老婆婆的大姑娘,她现在躲得棺材远远的,靠着大门的门板,身上跟筛糠似的,哭都哭不出来。钉锤邦邦又在用力了,好像马上要从我手中的缝隙里钻出来。
  “把它给我!”老者发狂的喊:“你还想不想活了!”
  我用另一只手对着老者一指,竖起食指摇了摇。我什么都知道啦,你这个老东西骗不了我拉。你想养这个邪煞,我偏不让你如意。
  老者的眼中也闪着恐惧,哈哈,该他害怕了。
  我回头又向大姑娘看去。
  望开红说:“妈,你把钱都给了弟弟和弟媳妇了。”望开红说:“又来找我干什么?”望开红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望开红说:“我没得义务养你哦。”望开红说:“杨翠凤一看就是个骚 东西。”望开红说:“杨翠凤把你钱乎到手了,不管你了吧。”望开红说:“你儿还是回去,等哈儿莽子回来了,又要打我。”望开红说:“你儿片(宜昌方言:赖)在这里也没有用,我反正不得管你。”望开红说:“你现在一分钱都没得了,就知道来找我拉?”望开红说:“杨翠凤这个贱货,骗光你的钱,又叫你来找我,是不是?”
  望开红说:“妈,你的这个戒指还在啊。”望开红说:“给我看看撒。”望开红说:“你儿莫挣撒。”望开红说:“你儿莫动,我捋不下来。”望开红说:“妈,你儿这戒指戴了好多年哦,怎么这么难的捋下来。”望开红说:“你儿把钱都给杨翠凤哒,这个戒指就留给我了啊。”望开红说:“你对杨翠凤这么大方,对我怎么这么啬啊!”望开红说:“我就不还给你啦,你儿总要给我留点东西撒,不要什么都把给杨翠凤那个贱货。”望开红说:“你儿怎么还不回去啊?”望开红说:“我就不信,弟弟不给你饭吃。”望开红说:“他们敢,忤逆不孝的,等我有时间了,是要回去找他们说说道理的。”
  望开红说:“你儿搞什么撒。”望开红说:“你儿抢什么撒,一个戒指你都舍不得给我啊。”望开红说:“给我。”望开红说:“你给不给我,你这个老东西。”望开红说:“莽子莽子,快过来给我帮忙。”望开红说:“啊呀!莽子,这老东西把戒指吞哒。”望开红说:“老不死的,把戒指吞了都不愿意给我。”望开红说:“你滚,你把你的一把骨头都把给杨翠凤去。”望开红说:“你滚回去,该他们给你送终。”望开红说:“滚。。。。。。。”
  望开红、望开红、望开红、望开红、望开红、望开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4:00 [只看该作者]

  我死死把腮帮子咬住,但是不行,我还是想叫她的名字。我下巴抖得厉害,我要喊了,我真的要喊了。我用牙齿把嘴唇狠狠咬住,鲜血迸出,我嘴里咸咸的。我忍住了。
  老者在旁边大喊:“你们都死了啊,快帮我把那个东西抢过来。”
  我嘴角微笑,把手上的钉锤邦邦递给离我最近的黎保伢子。黎保伢子看见我脸上诡异的笑容,就已经吓的魂不附体,更别说有胆子接我手上的那个鬼东西。这么多人,那个人敢来拿!
  我看到稻场上的酒席还没撤,走出灵堂。群人看着我,纷纷避开。只有老者追着我,但已经没有什么精神了,“求求你。。。莫这样。”
  老婆婆的老汉坐在桌子边,闷着在抽烟,我看见他的眼角流泪。
  望庄福说:“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老婆婆说:“没得救了,吞了金子,肯定死,老话没得错的。”
  “你快些吐出来。”
  “我不想活了。”
  “你快殴喉咙。”
  “已经吞好半天了。”
  “我去叫仁伢子来。”
  “你莫叫了,他巴不得我死。”
  “这群化生子。”
  “你帮我,把这绳子从檩子上穿过去,再往下拉。”
  “你瞎说什么?”
  “神父说了的,我不能自杀,自杀了要下地狱的。”
  “你在瞎说什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5:00 [只看该作者]

  望庄福对我说:“你喊我的名字撒。”
  我没理他,我不敢看他。他现在老泪横流,泣不成声。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我把酒席上的残酒,倒在一个空海碗里。
  老者凄惨的大喊:“莫搞——”
  我回头看着老者。老者嘴里喊着,却不敢走近。我看见望老太爷正用手揪着他的耳朵。可他不知道,他只是看着我手上的钉锤邦邦。
  我把钉锤邦邦,扔进酒碗里。
  老者在我身后发出一声惨叫。老者的耳朵掉了。众人都在惊呼。
  钉锤邦邦在酒里面扑腾一会,飘在酒水面上。渐渐化了。酒碗上冒了一股青烟。
  老者有件事,是他没想到的。
  他猜不到我读书的时候不务正业,和王八研究过一些玄门。有时候,无意学到的东西,真的会救命。
  钉锤邦邦沉到酒碗的底部。我仔细看了看,是一枚金戒指,黄澄澄的躺在碗底。静静的,随着酒液的晃动,光线折射,晃晃的,觉得那戒指似乎不真实。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5:00 [只看该作者]

  老者把我送到幺棚子的大桥上。对我说:“算了,这都是命。”
  我说:“你都跟了望老太爷一辈子了,何苦呢。“
  “你那里知道。。。。。。。”老者说:“就算是离开望老太爷。。。。。。一天也行。。。。。这种滋味,你不知道。”
  我说道:“望老太爷不会再找我了吧?”
  “不会了,你蛮恶。比我要狠。敢明着跟望老太爷拼。”老者说:“今天的事,你不会乱说吧。”
  “十年内,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你知道我的寿数是九十七。。。。。。。”老者愣住。
  我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看着发呆的望德厚,心里舒畅多了。(墓地笳声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5:00 [只看该作者]

  的士司机
  
  
  
  看到农民哥哥在论坛上写的扫街日记。我突然就想起了以前一个的士司机朋友跟我讲过的一个事情。
  所说的那个的士司机姓沈。
  老沈30多岁,下了岗,在社会上混迹几年,也没找到什么出路,于是就学了驾照,开始了当的士司机的营生。他当时还没有自己的的士,就做挑土司机,专门开夜班。每晚勤扒苦挣,一个月能挣到两千块左右。老沈很知足了,这比上班挣的多得多。
  老沈一般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去夜市摊子吃点宵夜。一来是饿了,二来是吃点东西,人会有点精神,说不定还能撞到生意。一般的的士司,一到晚上两点,就凑在夜市喝酒,然后打牌,或是睡觉,到了早上就交车。老沈不像他们那么懒散,老沈的家庭负担重,想多挣点钱。
  宜昌的的士宵夜摊有几个,伍家岗的一直都在,北门以前是的士司机定点宵夜地,可是后来做的好,竟然延续了陶朱路的热闹,成了一般人也喜欢的夜市。
  不过十三码头的的士夜市,始终,都是做的士生意,一般人去的不算多。到了凌晨,的士司机就把车停到十三码头的街道上,下了车就去摊子上宵夜。相熟的洗车小工,看车身的肮脏程度,就知道司机要洗车。忙忙的拿着喷头去冲刷。
  一个晚上老沈收车收的很早,十二点就收了。这时已经是冬天,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春节。街上的人没有秋天多。生意就差一些。但今天老沈收车很早的原因是他刚刚跑了两趟大单子,送了两个客人去三峡,回来的时候在接待中心打算低价接几个人回市内,没想到碰到了一个有急事回市内的,价都没讲,打表回来。
  这样一来,今天的收入就比往常多了一倍还多。这么冷的天,估计下半夜也没什么人了。就早早的到了十三码头的夜市,舒坦的坐在路边的摊在上,等着老板过来招呼。
  他今天心情很好,特意点了烤鱼,还有一些别的烧烤。老板在他点菜的时候,给端了一壶放了姜的黄酒。他故意多了些菜,他等着看有没有关系不错的的士司机朋友也来宵夜,打算热情的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喝点酒。
  “看是那个运气好,让我请一顿。”老沈开心的想着,他打算吃了宵夜,就回家,今晚可以睡个整觉。
  可是没得哪个朋友有这个口福,老沈的酒菜都上齐了,都没有熟人来。的确,现在连一点都不到,对于的士司机来说,实在是太早了。老沈在考虑是否把吃不完的烤鱼打包。
  这时候,夜市摊在来了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衣着很平常。虽然是如今流行的样式,但总是看着土气,衣服的布料很差。
  那个男人就站在夜市的烧烤摊前,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砂锅料,眼睛瞧着砂锅牛肉、肥肠。。。。。。。嘴里好像要滴出涎水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5:00 [只看该作者]

  夜市老板正在火槽上烤羊肉串,看着那个男人,说道:“你天天来糗(宜昌方言:缠、磨蹭对方),我怎么也是做生意的撒,不能养着你撒。”
  那个男人不说话,就是看着砂锅里的肉。嘴里说着:“老板你是好人,有好报,到时候生意好。。。。。。”
  老沈看着这个斯文的乞丐,也觉得好笑:这人嘴巴这么乖巧,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呢。”
  那男人用手指勾到自己的嘴巴上,还是死死看着食物。但他真的很斯文,只是看。虽然眼睛都放出光来,却并没有要偷偷抓着吃一块的意图。老板估计对他很了解。仍旧自顾自的烤烧烤。知道他不会偷食物。
  给老沈热黄酒的打杂的小工,和老沈很熟了,看见老沈看着那男人,就对老沈说:“这个人十几天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第一晚老板给了他一碗汤喝,他就记住了,连续这几天都来。老板看他可怜,每次给点东西他吃。”
  “哦,他看来神经有点问题,把你们老板当爹了。”
  “我看也是的,你看他说话的样子,慢条斯理的,都要饿死了,还是不着急。”打杂的小工继续说道:“老板 对他说,你有手有脚,干脆来洗车,有个事做,吃饭总不成问题撒。”
  老沈说:“你们老板真是个好人。”
  “可是他好像听不懂,没答应也不答应,吃了东西就走了。”小工说道:“所以这两天老板也不给他吃的,一个年轻八轻的人,好吃懒做。。。。。。。”
  老沈看着那个饥饿的男人,还是站在砂锅料面前,凄楚的看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6:00 [只看该作者]

  老沈看着不忍,心想,反正今天也是想招呼个人来一起宵夜。干脆,就请他了吧。
  老沈就跟那男人打招呼,叫他过来就坐。
  那男人欢天喜地的就坐过来了。废话也不多说,立即狼吞虎咽的吃烤鱼。
  老沈劝他:“你是不是从饿牢里放出来的啊,慢点吃,莫卡住了。”
  那男人仍旧是一副饕餮的吃相,唔唔的不答话。
  “又没得人跟你抢。”老陈笑了:“你是饿死鬼啊。”
  那男人听到这句话,猛的把头抬起来。一只手还在擦下巴上的油渍。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是饿死鬼啊?”那男人的虽然顺着老陈的话开玩笑,但语调又很平静。
  这时街道上就刮了一阵阴风,冬天了,风虽然不大,却吹的人冷飕飕的。老陈把衣服裹紧。
  那男人不说话了,继续埋着头,狂嚼猛咽。
  
  第二天,老沈还是很早就到了夜市,今天他却没有昨日的好心情。他今天的生意很差,带了一个酒鬼到西坝,那酒鬼下了车却不给钱,还要打他。然后就一直带不到人,天又开始下雨,街上更没有人了。老沈心情不好,想着好在昨天赚了点钱,干脆今天也早点吃了宵夜,回家休息吧,反正下半夜也没有生意了。
  今晚老沈及没有昨晚那么抛洒,舍不得点烤鱼。只叫了一碗包面,一瓶啤酒,闷闷不乐地喝着。冬天很冷,又下着雨,老沈喝着啤酒,一口啤酒下肚,刺寒从喉咙一直冰到腹部。全身都冷冰冰的。
  老沈正要吃一个包面,突然发现昨晚的那个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坐到他对面。
  那乞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碗里的包面。
  若是平常,老沈就肯定要把这个乞丐赶走,这男人真是脸皮厚,谁给他好处,他就缠上了。可是今天老沈的运气很不好,看着这男人饥饿又可怜的模样,心里就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老沈就又叫了碗包面,推到那男人的面前。
  那男人连筷子都不用,端起碗就往嘴里倒。不知道咀嚼没有,三两下就把一碗包面解决,连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老沈以为那男人吃了包面就要走了。
  却不料那男人竟然仍稳稳当当的坐着,“我想吃烤鱼。”
  “我今天没挣到钱。”老沈苦笑着,“请不起你吃鱼。”
  “我要吃烤鱼。。。。。。。”
  老沈没招了,不理会那男人。
  “那我要吃烤茄子。”那男人仍旧无理要求。
  老沈心想,算了就当是做个好事吧,就要求老板烤个茄子来。
  “今天茄子卖完了。”老板不知道是觉得那男人讨厌,不想给他烤茄子,还是真的没有茄子了。
  老沈匆匆把剩下的包面吃完。站起身,掏钱结了帐。就要开车回家。
  那男人还在祈求他:“我想吃烤茄子。”
  老沈开车走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2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6:00 [只看该作者]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老沈仍然是每晚开着的士,挣着辛苦钱。
  又是一个晚上,生意不好也不坏。普普通通的一个晚上。老沈还是老时间,凌晨三点去夜市宵夜。一碗包面还没吃完。邻桌的三个年轻人,就问他还做不做生意。
  老沈说,做啊,怎么不做呢。你们去那里?
  那三个年轻就说,我们去小溪塔城标,不打表,三十块钱,行不行。
  老沈说,这么晚了,我回来肯定没的生意,四十吧。
  三个年轻人就嘀嘀咕咕的商量一会,最后说,那快点。我们走。
  老沈心里想了,从发展大道上高速,走沙河,路程会短很多,不打表的话,今天这单生意有做头。
  老沈也不耽误,跟夜市的老板说:“等我回来给你付钱啊。我个把小时就回来了。”
  老板说:“要不要我给你准备点烧烤。”
  老沈一想,这趟可以挣点小钱,就说:“恩,留几串羊肉串。”
  老沈上了车,那三个年轻人两个坐到后面,一个坐在他身边。
  老沈正要打火,这时候,那个吃了他烤鱼的男人,拼命的敲他的车窗。
  老沈摇下车窗,问他:“有什么事吗?”
  “我要吃烤茄子。”
  老沈心里好笑,这个乞丐真是有毛病,是个疯子,真是缠上他了。
  老沈把车发动了,对那男人说道:“老 子算是信了你的邪!好,等我回来,我请你吃烤茄子。”
  那男人把老沈的车门紧紧抓着,“我要吃烤茄子。。。。。。。”
  坐在副驾驶的年轻人烦了,“你个疯子,闹些什么!格老子滚!”
  老沈慢慢的踩油门,车开走了。
  老沈在反光镜里看那个男人有没有摔倒,可是反光镜里,什么都没有看见。
  的士开到云集路,在商场旁边等红绿灯。绿灯亮了,老沈的的士开过东山大道的路口,准备进隧道,直接去发展大道,上高速。
  可是的士在即将进隧道的时候,突然就嘎然停止。老沈开车有点经验了,连忙打盘子,车歪了歪,停在火车站的阶梯下不远处。火车站阶梯上的人都把他的车看着。
  三个年轻人都因为惯性,身体往前撞了一下。老沈连忙给他们打铺,说有可能是车子出问题了。一面赔罪,一面下车看情况。可是围着车看了一周,没什么特殊的问题。打开车盖看发动机和蓄电池,都是正常的。
  老沈又上了车,对三个年轻人说:“没事没事,现在就走。”
  可是车虽然发动了,也感觉到车轮子在转动,可的士就是不走。老沈踩了油门,的士竟然打起转转。这下,走不成了。
  老沈说没得办法,要修车。三个年轻人很着急,说老沈耽误他们的正事,下了车,另外找地方拦的士去。老沈也不好意思找他们要钱。
  老沈心里想着今天火怎么就这么背呢。带个酒鬼不给钱,好不容易有个大生意,车却坏了,又被飞了单。钱没收到不说,还要掏钱修车。
  老沈想到这车送到修理厂,至少是几百,又没出事故,保险业不得赔。就自己挨着车团团转,想自己看看到底车有什么毛病,自己能修好是最好了。
  可是把车盖打开,怎么都检查不出毛病。老沈心里奇怪,就俯下身,往车底细细的检查。
  不看还好,看了老沈毛骨悚然。老沈看见,的士的驱动轮,左轮被一只手给死死的抠住,那只手惨白惨白,胳膊从地下伸出来的。
  老沈吓住了,难道那个男人真是个鬼!
  看来这个鬼,吃不到他的烤茄子,故意为难他,不让他好好做生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伯通无术
  3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老海
等级:管理员 帖子:6825 积分:5713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8-6-7 21:5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1 23:06:00 [只看该作者]

  老沈又去看车轮,却发现车轮下什么都没有了。老沈心里忐忑不安。又上车发动,的士现在却一点故障都没有了。一切正常。
  老沈小心翼翼的调了头。慢慢的开回了夜市。
  下了车,老沈对夜市老板说,“来个烤茄子,不,三串。”
  老沈坐下了,战战兢兢的问老板,今天那个找我要烤茄子的男人呢。
  老板说:“那个死皮赖脸的好吃佬啊,很久没见了。”
  “可是刚才他还在这里啊,要我请他吃茄子呢。”
  老板就笑他开车开累了,眼睛花了。刚才明明看见老沈吃包面吃了一半,就和三个年轻人上车。那里有什么人找他要烤茄子。
  老沈知道自己遇到鬼了,饿死鬼。找他要烤茄子吃的饿死鬼。
  不给他茄子吃,就不让他做生意的饿死鬼。
  
  
  老沈遇到了鬼,他没跟任何人说,如果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他也许就当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给忘掉。可是他过了半个月,再到夜市吃饭的时候,和的士同行们一起喝酒。
  听见同行们聊天,的士司机么,当然聊的就是开的士有关的事情。
  说是,前几天,一个同行倒霉了。警察在沙河附近找到了一个的士。的士停在高速路的岔路边上的草地里,很隐蔽,所以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士司机死了,被人勒死的。身上的钱和手机都被抢了。
  老沈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同行就笑他,怎么都不看报纸的,就丢了张三峡晚报给他。
  他看了的士司机被杀的报道。仔细看了警察推断出的凶杀案发生的时间。
  正是他打算带那三个年轻人的那晚。
  老沈心里百感交集。连忙点了十个烤茄子,放在桌子上也不吃,就这么放着。
  别人问他为什么,老沈竟然哭了。
  
  老沈如今还在开的士,自己买了新车,接手了个的牌。他还是三分之一跑夜班。
  他宵夜有个习惯,每次都要点个烤茄子在桌上,却不吃。
  我的那个开的士的朋友问他为什么每次点个茄子却不吃。
  老沈就说:“我欠一个人的茄子,在等他来吃呢。”
  我的朋友就问为什么,等这么多年,那人还不来吃。
  老沈当时喝了点酒,口齿不清的说起来。
  于是我朋友就知道了这件离奇的怪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