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同心聊天室登录口﹦﹦﹦﹦》》》   昵称:       密码: 


  共有23453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左宗棠和他的铁笔师爷陈笛斓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朝晖夕映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更多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区版主 帖子:3373 积分:20828 威望:20 精华:22 注册:2005-7-13 13:26:00
左宗棠和他的铁笔师爷陈笛斓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2-2 20:30:00 [只看该作者]

 

左宗棠和他的铁笔师爷陈笛斓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这是清光绪二年(1876)的暮春。一个30多岁的书生,骑着他入疆后买的白马,凝视着甘肃酒泉的肃州城。那里是西征军的大本营。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他心目中的偶像 ,一个民族的英雄。

他从湖南老家启程,守候此处已经一个多月了。然而,守门的人总是回答:大帅没有在营。

“大帅”,就是那个力举塞海防务并重、毅然挥师挺进图求新疆版图完整的左宗棠。

 

一把纸扇识英才

 

其实,左宗棠并没有外出。去年,光绪元年(18752月左宗棠被任以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随即入兰州。今年,光绪二年(18763月,左宗棠从兰州移师到肃州(酒泉),在城南设置西征军大本营。左宗棠戎马倥偬,正部署三路进剿阿古柏。命刘锦棠率所部出嘉峪关,经哈密前往巴里坤,会合金顺所部先取北路;命张曜所部屯兵哈密固守,防敌由吐鲁番东犯;命金顺所部屯兵巴里坤、古城(今奇台)一带。

面临大战,兵、饷、粮、运四大难题困扰西征军,左宗棠正在运筹帷幄,拟定先北后南、缓进速战的战略方针,哪有时间旁骛?

也是机缘巧合,一日正在冥思的左宗棠,突然看见一部下手摇一把纸扇,左宗棠要过来一看,那扇上画着一株对雪怒放的梅花,画上题曰:能花春在我,耐冻雪无权。左公眼睛一亮,忙问部下:

“你这扇哪里来的!”

部下是个参军,负责接待的。忙说,“对不起,我忘了,这是一个叫陈笛斓的湖南湘阴来的同乡,说要拜见大帅呢!”

“人呢?快把他找来!”

左宗棠一向说话兜天兜地,且又因思绪万端,往往表情凝重,参军揣摩不出大帅用意。急领军士跑出辕门。那些军士一路大喊;“陈笛斓在哪里,别让他跑了!”

左公是深得民心的,当地居民以为大帅府要拿人,一起跟着高喊:“别让姓陈的跑了!”

站在城墙头上的陈笛斓一听,也有些着忙:难道大帅府误把我当探子了?但定心一想:他心目中的封疆大吏是个英明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拿人。于是大喊:“陈笛斓在此!”

那些士兵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一绳子,把陈笛斓缚住!这个领头的参军也糊涂了,难道大帅真要拿下这个人?

士兵簇拥着陈笛斓,推到大帅面前。左宗棠不由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

参军急忙解开绳索,退立一旁。

左宗棠问:“年轻人,你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陈笛斓昂首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仙乡何处?”

陈笛斓依然昂首不语。

左公一身傲骨,一向小视他人。而今天遇到如此清高不羁的小同乡,不由惺惺相惜。他哈哈一笑,目视参军:

“得罪了奇士,不道歉么?”

参军恭敬抱拳一礼:“方才多有得罪,请阁下原谅!”

陈笛斓转身面向南方,依然昂首不语。

左宗棠心里明白,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起身走出太师椅,向陈笛斓抱拳。突然一句:

“能花春在我,耐冻雪无权!”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

左宗棠暗暗一惊:此书生竟然引用自己在柳庄的对联回应自己。于是说:

“先生,难道我没有做到?”

陈笛斓微微一笑,“不错,我正是看到大帅胸襟,才万里赴戎机,慕名投奔。但是,你家门的下联我建议改一个字!”

“什么?”左宗棠豪情大起,“你改个什么字?”

“读破万卷,神交古人。应该改成读破万卷,神交达人!”

左宗棠稍一思索,大笑:

“呵呵,‘君子安贫,达人知命’!我明白了,你就是达人!今天本帅多有得罪,这厢有礼了!”

左宗棠躬身再次抱拳,陈笛斓深感这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是傲而不骄。急忙回敬一礼:

“折煞晚生了!”

一场本不该有的误会,成就了一对忘年交!于是两人促膝长谈。

陈笛斓详细介绍了自己身世。

陈公笛斓,又名迪南,学名彤辅。1840年(鸦片战争)出生。老家居湖北监利县。父亲陈开章,务农。父亲先于母亲27年去世。

母亲王姓,出身一县吏家庭,工诗词歌赋。著有《机丝余绪诗章草》。如《夏夜课子》:

西窗白月印榴花,课读挑灯夜绩麻。劳逸一篇刚上口,鸡鸣邨落两三家。

陈笛斓尝于月下读的四书五经,饿了就吃个烧红薯。1858年迁来湖南湘阴,以四乡游学当“儿童句读师”为生。家境贫寒,前年母亲去世,还是朋友帮忙提供的墓地。

他去过与自己的家相距仅20余里的左公家柳庄,看到过左公的诗书联记,景仰左公的满腹经纶,更钦佩左公主张海塞防务并重,一心保卫国家的爱国精神。

陈笛斓还说,他的好友卓甫先生参加了西征军,他感而赠诗:掷去毛锥赋远征,班超壮志愧书生。十年戎马三边苦,万里河山一剑横。麎尾笑看驱塞瘴,豹韬漫惜战枯枰。短长亭上黄花路,落叶声声黯别情。

他说:“要不是家母新丧,自己早就投笔从戎,来新疆协助大帅共同破敌了。”

左宗棠笑着说:“征西十分艰苦,军饷短缺,日子可不好过啊!”

陈笛斓说:“来疆绝非混个出身,谋求功名利禄,而是力求御敌于国门,收复西疆,完我大好河山!”

听到这里,左宗棠拍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大声说道:“有志气!”临了,又轻轻说了一声:“虽然你不求功名利禄,但我也不能辜负我的部属啊!”

于是,一对老少心有灵犀,陈笛斓当上了西征军帅府主要负责文牍的师爷。

 

左宗棠赠陈笛斓“铁笔师爷”名

 

左宗棠日理万机,许多文稿都依仗陈笛斓完成。陈笛斓来营之日,正是西征军全面发动进剿阿古柏之时。不少讨敌檄文,安民告示,都是陈笛斓完成。

18768月上旬,刘锦棠、金顺二部清军从阜康出发,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法,出敌意外地迫近乌鲁木齐北面重地古牧地(今米泉)。扫清敌外围据点后,用大炮轰塌城墙,17日从缺口冲入城内,一举歼敌5000余人。于是,乘胜于18日收复乌鲁木齐。

随后,左宗棠命刘锦棠部驻守乌鲁木齐,防止阿古柏军北犯,并继续清剿山中残敌;命金顺挥军西进。昌吉、呼图壁及玛纳斯北城之敌闻风溃逃。

18769月初,金顺部开始攻玛纳斯南城,却月余不克。

左帅不由眉头紧锁。决定采取强攻加分化瓦解的方针,晓谕阿古柏那些被迫胁从的部属认清形势,放弃负隅顽抗。

左宗棠对陈笛斓说了这一意思,要他立即起草劝喻阿古柏部投降的通牒,次日完成。

陈笛斓笑笑说:“请左公借帅椅一坐。”

左公走了出去,大约一个时辰,回来看见通牒已就,置放案头。

“哎唷,晋朝袁虎的文章倚马可待,今天你陈笛斓可是坐帅椅而通牒即成呀?”拿起一看,读到“虎帅挥师,何异牛刀宰雉;龙旗指路,正如鹤焰焚茅”时,左宗棠猛地一拍桌子:“好文!奇才也!”

数日后后刘锦棠和伊犁将军荣全领兵增援金顺,与之会攻,于116日占领玛纳斯南城。至此,天山北麓被阿古柏军占领之地全部收复。

战事稍松,左宗棠请来陈笛斓。送给他一副亲笔题词的条幅:“先生铁笔常惊虏,战友同心可断金”。题头写“书赠彤辅”,落款是“亮白”。

陈笛斓一看,十分感动,连忙抱拳致谢。

左宗棠抚须微笑。对陈笛斓说:“看来你的师爷称号前应该加两个字:“铁笔”。从今以后,你就是帅府的“铁笔师爷”!

 

肝胆相照又怒目相睁的一对老少

 

左宗棠脾气很大,一日,找陈笛斓议事,但军士四处找陈不到。左宗棠交代:陈笛斓若酉时还不回来,扣他三个月军饷!自己则怒冲冲离开了。

谁知,陈笛斓竟然戌时才回营!

陈笛斓急忙到左府报到。左宗棠把门紧闭,就是不理!

陈笛斓也是个脾气也不怎么样的人,一通乱擂,硬是敲开左府的门!

左宗棠劈头盖脸:“你私自离营,有违军纪,实在该罚!”

陈笛斓梗着脖子:“大帅就不许学生禀明下情么?”

左宗棠大手一挥:“滚”!

陈笛斓则大步流星出了左府!

当晚,陈笛斓一夜未眠。他提笔写道:“属下巡营,偶见病媪;岐黄在腹,常思惠人。于是施针,因之活命;继而延医,遂难身脱。大帅医国,出手可救万人;小生医人,行针仅活条命。然仁心一致,则道理相通。……”

陈笛斓次日进见左宗棠,把“检讨书”呈给左宗棠。左宗棠看了,半天不语。临了才说了一句:

“你原来还会诊病呀?”

“是,学生略通岐黄之术。”

“你虽然为民做了好事,但是我这里军令如山!”

“学生愿罚,只求不砍头!”

“你很惜命?”

“砍了头,就不能为大帅西征分忧,也不能为百姓治病了!”

左宗棠心有余忿,脸色依然难看。吩咐:“扣三个月饷银!”

这时,营门外响起一片喊声:“左大帅的西征军真好呀!”“感谢军营里那位先生,救了我老娘一命啊!”

左宗棠疑惑:“那位先生?”回过头问陈笛斓:“你救了人家的命,连名字也没有告诉人家吗?”

陈笛斓:“他们倒是问了,我说是西征军大帅府的人”。

“砍头就免了吧!”左宗棠挥挥手:“去吧,那些人要见你这个救命恩人呢!”

两个暴脾气的人就此和好,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也正是因为左帅会宽人,一月后,陈笛斓在治疗兵士两脚溃烂之疾上里了大功。

由于长期急行军,加上天山温差大,大批兵士的脚出现溃烂。左宗棠便命陈笛斓施治。

陈笛斓发动大家采集艾草。这种药草新疆比比皆是,不要花钱买。行军后浸水泡脚,很是有效。尔后,新疆百姓学着使用,又出现了“艾草茶”、“艾草面”。

休整期间,陈笛斓又命士兵多采红花,以备治疗与敌格斗中的跌打损伤。

 

挥泪别明公

 

1878年,清政府派的全权大臣崇厚,赴俄谈判收回伊犁事宜。由于怯懦无能,崇厚与沙俄签订的《交还伊犁条约》,仅仅收回了伊犁一座孤城,却要中国偿付兵费500万卢布,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及伊犁南境的特克斯河流域的大片领土,增辟陆路通商路线,以及在蒙古、新疆免税贸易等。

消息传来,朝野哗然。左宗棠听说后气得呕血,再次上书,坚决要求收回全部领土。清政府遂将崇厚治罪,改派曾纪泽前往俄国再次谈判,同时授命左宗棠做武力收复伊犁准备。

左宗棠于18805月,以68岁高龄 “舁榇出关”,即抬着棺材从肃州出发,经过嘉峪关、玉门关等10多个关口,挥师挺近伊犁。自己亲自坐镇哈密指挥。

左宗棠之所以抬棺出战,不仅表现了他抵御外侮的大无畏精神,而且旨在震慑沙俄,为曾纪泽在俄国彼得堡的谈判增加底气。如果沙俄不肯交还伊犁,就用武力收复。

沙俄看到这个湖南骡子如此决一死战地发飙,一时慌乱。加之俄国人正在克里米亚地区作战,无力东顾,不得不作了让步。18812 月,中俄正式签定了《中俄伊犁条约》,中国收回了对伊犁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的主权。至此,新疆全境收复。

新疆收复,左宗棠功昭于世!

左宗棠西征的同时,命部下沿途插柳,绿化荒漠。又大兴农垦,修理水利。使得贫瘠的蛮荒之地,一片生机。

陈笛斓以诗颂曰:

大将筹边未肯还,湖湘子弟满天山。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此诗文史界误传为杨昌浚作,但有湖南省作协副主席王开林为之正名。

2005年,王先生在他的《湘人湘事 “破天荒相公”左宗棠》中写道:

 “兵出嘉峪关,左公命令部下沿途插柳,以示有去必有回。日子长了,绿柳成阴,原本荒凉的西域风景遂为之一变。当时,左公帐中的“铁笔师爷”(即今日之秘书长)陈迪南豪兴遄飞,于马上赋诗一首,道是:‘大将筹边未肯还(此句的通行版本为大将征西久未还,作者根据陈迪南家藏遗稿恢复原貌),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这首诗颇具大唐边塞诗的风骨。”

上文见新华网湖南频道2005-08-31 10:25:09[湘人湘事] “破天荒相公”左宗棠 作者:王开林 来源:书屋

确实,陈笛斓的《七绝.西征》体现了非凡的笔力,联系后来的挽左宗棠和湘军烈士的那些对联,这诗体现了文风一贯。时任军务帮办的先生恐怕笔力有所不逮吧。此诗在陈笛斓村邻中连学语小儿都能讽诵。况湖北监利方面清光绪26年编印的《义门陈氏家乘》陈笛斓《片羽集》中有载。

湘阴青年才俊陈文革在他的著作《智慧人生.左宗棠》一书中的第五章“壮士长歌 经营西北”之“引得春风度玉关”一节里,写道:

杨昌濬望着前面引路的左宗棠。原本并不高大的身躯,却感觉越来越高大无比。

行至玉门,徒然见一雄关,夹立在两侧高山之间,巍峨挺拔,一股苍凉豪迈之气涌上心头,杨昌濬又情不自禁地高声吟唱: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左宗棠淡然一笑,勒马驻足,递给杨昌濬一副小楷作品,上有一诗。杨昌濬轻声念道: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

“左帅,此诗是何人所作?湖湘豪气一扫唐人苍凉之气,其境界远在唐人之上啊!”

左宗棠抚须微笑:“石泉乃一代儒将,诗名远播海内,今日看重此诗,可见此诗真的是道出左某心中所愿啊!”

“此诗是我的铁笔师爷陈迪南先生所作。”左宗棠不无骄傲地盯着面露惊异之色的杨昌濬,继续解释,“先生先居湖北监利,与王柏心先生同乡。他幼年丧父,后游学湘阴,落户在湘阴樟树港,与左某为邻。先生工于诗文。善于画梅,其才情骨气异于常人。我入西北,即召他入幕,一同西征新疆。”

先生现在何处?“

先生随我平定新疆后,因为家中四子有三人相继先他谢世,有些心灰意冷,遂辞职还乡,隐居山野了。”左宗棠眼望南天,有些惆怅。

“唉——”杨昌濬一声轻叹,然后抬头说,“左帅,昌濬投奔您的门下,一定不负您的期望,一定让春风度过玉门关,吹绿大漠戈壁!”

从此,新“杨柳春风”诗,伴随着湖湘将士,传遍天山南北、长城内外。

以上引自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陈文革著《智慧人生.左宗棠》第255——256页。

如陈文革所述,就在左宗棠实现新疆全境光复的1880年秋,陈笛斓家中却出现了重大变故:他四个儿子在这一年因病死得仅剩最小的一个!

陈氏谱记载:“王孺人(陈笛斓之母)万苦千辛抚藐孤成立,著有《机丝余绪诗章草》。年六十有二,后(她的)先生二十七年卒。子一:庠名彤辅,字笛斓。孙四:毓嵩、曙嵩、蔚嵩、翰嵩。”

陈笛斓四个儿子,如今只剩下最小的翰嵩。

陈笛斓受不了这种打击,于是请求准予辞职。

左宗棠是个儒将,对国家满怀忠烈,对他人心怀仁慈。

他听了陈笛斓含泪的诉说,半天没有做声,眼里噙满泪花,连呼“可惜可惜!可惜呀!”

他这三声“可惜”,既是对陈笛斓家庭遭遇的同情,也是为西征军帅府少了一支“铁笔”而惋惜。

他派人送陈笛斓回湖南,自己亲自送出大营,又特别送了陈笛斓500两白银。

陈笛斓离开左帅后,隐居在湖南湘阴樟树乡一个叫“姚家坡”的地方,那也是他由湖北迁入湖南的首居地。陈笛斓平生喜爱梅花,在住处栽有梅树百株,建起“百梅书屋”。乡绅们提议,村民们附议,此地便改名“百梅冲”。

左宗棠仁义之心不泯,爱惜部下之心不泯。

18812月左宗棠回京,入值军机。10月又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兼办理南洋通商事务大臣。

18822月接任两江总督后,他在整顿江海防务,筹划反法侵略外,还向朝廷举荐了一批西征军将士和幕僚。如在左宗棠的建议下,1884年清政府在新疆设省。湖南湘乡人刘锦棠被授为新疆首任巡抚。左宗棠又昭令老部属陈笛斓到新疆任职。陈先为迪化府辖下奇台县知县,至左宗棠去世后12年的光绪二十三年(1897),陈被擢升为迪化府(乌鲁木齐)知府,并被诰封为三品通奉大夫。也就是说左宗棠最终完成了对陈笛斓的提携。左宗棠践行了自己的诺言:“我总不会忘记部属”!

左宗棠出任两江总督期间,还为那些在摧毁阿古柏政权和击退英俄侵略中牺牲的西征军烈士们,在南京举行了公祭。陈笛斓献挽联曰:

热血化红磷,羌塞云低,吴江露冷;

忠魂归白下,秦淮月暗,楚些风骚。

楚些即楚辞,“些”读“嗦”suo,第四声,乃楚辞中的招魂语气词(网络上有人把“楚些”写成“楚地”,可见其文史知识欠缺,也许没有读过楚辞。如果那样一改,此联意韵大为失色)。吴江露冷、秦淮月暗,都指出了祭奠地为南京。而“白下”则正是南京的别称。

18859月左宗棠病逝于福州。清廷诏令加封太傅,谥号“文襄公”。并命湖南、福建、新疆等凡有左公业绩的地方,兴建左公祠、相国祠。

新疆首先建有相国祠。陈笛斓为之写门联,挽曰:

提挈自西东,帕首靴刀,十年戎马书生老;

指挥定中外,塞云边月,万里寒鸦相国祠。

“帕首靴刀”指左宗棠是个儒将:头缠帕,靴藏刀。提挈自西东、指挥定中外,记载了左宗棠转战东西南北,抗御英、俄、法等列强进犯中华的的盖世奇功。(现在网络上有人把塞云边月写成塞云之月,是不懂联律的表现。)

陈笛斓小左公28岁,但他们一直是忘年交。



我的自留地My Blog:

http://hncsh.9158.com/

 回到顶部